祝各位前輩先進,蛇年行大運,步步高升,財源廣進。

狗年取名注意事項 聯絡方式:吳欽雄 斗數教學內容斗數批命簡介 我的粉絲專頁


恭賀吳理事長 恭賀王懷祖理事長 恭賀陳一鳴理事長 恭賀甘丹民宿
榮任中華心廬命理師協會第6屆 理事長 中華心廬命理師協會第5屆 名譽理事長 中華心廬命理師協會第5屆 名譽理事長 "甘丹"生活,沒有過多的裝潢,這是一個圓夢的開始,就在2012盛夏。離三義車站最近的家,“甘丹“
五術wiki 王理事長預約網站 陳理事長臉書 甘丹臉書

命理探源

出自 五術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藏經閣經典:│八字│手面相│ 風水 │ 占卜 │ 道家 │  討論版 │回首頁 │

  命理探原

卷一

本原

天干地支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此為十天干。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此為十二地支。

《五行大義》云:支干者,因五行而立之,昔軒轅之時,大撓之所制也。蔡邕《月令掌句》云:大撓採五行之情,占斗機所建,始作甲乙以名之,謂之干。作子丑以名之,謂之支。有事於天則用日,有事用地則用辰,陰陽之別,故有干支名也。支干者,干字有三種不同,一作竿,二作干,三作杆。今解竿字者,此支竿既相配成用,如樹木之有支條莖竿,共為樹體,所以云竿。有作干者,干濟為義,支者,支任為義,以此日辰,任濟萬事,故云支干。又作杆字者,亦是竿義,如物之在竿上,能豎立顯然,而亦云干也。世書從易,故多作干支也。

《群書考異》云:甲者,拆也。言萬物剖符甲而出也,《易》曰:百果草木皆甲拆是也。乙者,軋也,言萬物見初生,自抽軋而出也。丙者,炳也,言萬物炳然著也。丁者,強也,言萬物之丁壯也。故《邦國圖籍》曰:成丁是也。戊者,茂也,言萬物之茂盛,故《漢志》曰:孽茂於戊,是也。己者,紀也,言萬物有形可紀識也。庚者,堅也,言萬物收斂而有實也。辛者,新也,言萬物初新,皆收成也。壬者,任也,言陽氣任養萬物於下也。癸者,揆也,言萬物可揆度也。又云:子者,孳也,陽氣既動,萬物孳萌於下也。丑者,紐也,紐者,系也,續萌而系長也。寅者,移也,亦去引也,物芽稍吐,引而伸之,移出於地也。巳者,己也,己、起也,萬物至此,已畢盡而起也。午者,仵也,亦云蕪也,萬物盛大,支柯蕪布也。未者,昧也,陰氣已長,萬物稍衰,體曖昧也。申者,身也,萬物之身體,皆成就也。酉者,老也,萬物老極而成熟也。戌者,滅也,萬物皆衰滅也。亥者,核也,萬物收藏,皆堅核也。


干支陰陽

甲、丙、戊、庚、壬屬陽,乙、丁、己、辛、癸屬陰。

子、寅、辰.午.申、戌,屬陽。丑、卯、巳、未、酉、亥,屬陰。《協紀辨方》云:陽從陽,陰從陰,子、寅、辰、午、申、戌,六陽辰即先天乾、兌、離、震納之。丑、卯、巳、未、酉、亥,六陰辰,即先天巽、坎、艮、坤納之。按《易》云,太極生兩儀。朱子謂萬物各具一太極,五行之木、火、土、金、水,乃萬物之最大最著者,其始也具太極,故甲乙同一木也。其繼也生兩儀,故甲屬陽,乙屬陰也。丙丁同一火也,而丙屬陽,丁屬陰。戊己同一土也,而戊屬陽,己屬陰。庚辛同一金也,而庚屬陽,辛屬陰。壬癸同一水也,而壬屬陽,癸屬陰。寅卯同一木也,而寅屬陽,乙屬陰。巳午同一火也,而午屬陽,巳屬陰。申酉同一金也,而申屬陽,酉屬陰。亥子同一水也,而子屬陽,亥屬陰。土居四維,旺在四季之末,故辰、戌丑、未,同一土也,而辰、戌為陽,丑、未為陰也。


地支生肖

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龍、巳蛇、午馬、未羊、申猴、酉雞、戌狗、亥豬。

王逵《蠡海集》云:子為陰極,幽潛隱晦,以鼠配之,鼠藏跡。午為陽極,顯明剛健,以馬配之,馬快行。丑為陰,俯而慈愛,以牛配之,牛舐犢。未為陽,仰而秉禮,以羊配之,羊跪乳。寅為三陽,陽勝則暴,以虎配之,虎性暴。申為三陰,陰勝則黠,以猴配之,猴性黠。卯酉為日月之門,二肖皆一竅,兔舐雄毛則孕,感而不交也。雞合踏而無形,交而不感也。辰巳陽起而變化,龍為盛,蛇次之,故龍蛇配辰巳。龍蛇者,變化之物也。戌亥陰斂而持守,狗為盛,豬次之,故狗豬配戌亥。狗豬者,鎮靜之物也。

《考原》云:十二辰禽象,其說相沿以久。莫知其所自來,雖於經典無見,然以傳記子史考之,則不獨宋以後也。如韓愈《毛穎傳》謂:食之卯地。《祭張員外文》謂:虎取而去,來寅其征。則唐時有之矣。《管輅傳》推東方朔龍蛇之占,以為變化相推,會於辰巳。又譙周謂:司馬為典午,則漢晉時有之矣。溯而上之,陳敬仲筮者,言當昌於姜姓之國,而釋春秋謂觀之六四。納得辛未,辛為巽長女,未為羊,羊加女為薑,則是周時又已有之也。

《空同子》曰:十二支子鼠丑牛等,初皆取象耳,然木人見漆則瘍,貓見寅人則銜其兒走,徙其窠。昨問劉南宮,劉曰:是真有之也,不但取象,朱子論乾馬、坤牛、巽雞、坎豕、艮狗、兌羊,曰此取象自有來歷,非假譬之。由是觀之,十二象真有之矣。

按:己酉秋,晤宋午庭先生,詢於貴處東台。濱海之地,物產必饒。渠云:東海出產,以動物占多數,而尤以閏魚為最奇異。蓋尋常之魚,無論巨細,形狀不更,每年應時而出。閏魚則閏年不可見也,且形狀不一。按其所閏之年支生肖,而變更焉。如子年則鼠首魚尾,丑年則牛首魚尾,推而至於寅年虎首,卯年兔首,無不酷肖。光緒甲申閏五月,餘會親見閏魚之形狀,猴首魚尾,身長十餘丈,肋骨幾及丈餘者。但此魚非人力所能捕獲,必待海潮驟落,自斃沙灘。乙卯秋,又與葉子實先生,縱談及此,所見亦同,據二君之言,則海隅動物,有若是之靈異,地支生肖,有若是之明證,誰謂干支假設,生肖無憑耶?


干支五行及四時方位

甲乙屬木,為東方。丙丁屬獲為南方。戊己屬土,為中央。庚辛屬金,為西方。壬癸屬水,為北方。

寅卯辰屬木,司春,為東方。巳午未屬火,司夏,為南方。申酉戌屬金,司秋,為西方。亥子丑屬水,司冬,為北方。辰戌丑未四支,單位言之屬土,為四季,為四維。

《五行大義》云:夫萬物自有體質,聖人象類而制其名,故曰名以定體。無名乃天地之始,有名則萬物之母。以其因功涉用,故云稱謂。《禮》云:子生三月,咳而名之,及其未生,本無名字。五行為萬物之先,形用資於造化,豈可不先立其名,後明其體用耶。《白虎通》云:少陽見於寅,盛於卯,衰於辰。其日甲乙屬木。《春秋元命苞》曰:木者,觸也。觸地而生。許慎云:木者,冒也。言冒地而出,字從中下,象其根也。其時春《禮記》曰:春之為言蠢也,產萬物者也。其位在東方。屍子云:東者,動也,震氣故動。《白虎通》云:太陽見於巳,壯盛於午,衰於未。其日丙丁屬火。火之為言化也,陽氣用事,萬物變化也。許慎曰:火者,炎上也。其字炎而上,象形者也。其時夏。《尚書大傳》云:何以謂之夏,夏,假也。假者,呼萬物而養之。《釋名》曰:夏假者,寬假萬物,使生長也。其位南方。《尚書大傳》云:物之方任也。《白虎通》云:土為中宮,其日戊己。《元命苞》曰:土之為言吐也。今吐氣精,以生於物。許慎云:土者,吐生者也。王肅云:土者,地之別號,以為五行也。許慎云:其字二,以象地之下與地之中。以一直畫象物初出地也。其時季夏,季,老也,萬物於此成就方老,旺於四時之季,故曰老也。其位主內,內,通也。《禮斗威儀》云:得皇極之正氣,含黃中之德,能苞萬物。《白虎通》云:少陰見於申,壯於酉,衰於戌,其日庚辛,屬金。許慎云:金者,禁也。陰氣始起,萬物禁止也。金生於土,字從土,左右註象在土中之形也。其時秋。《禮記》云:秋之為言愁也,愁之以時,察守義者也。屍子云:秋,肅也。萬物莫不肅敬恭莊,禮之主也。《說文》曰:天地反復為秋,其位西方。《尚書大傳》云:西,鮮也。鮮,訊也。訊者,始人之貌也。《白虎通》云:太陰見於亥,壯於子,衰於丑。其日壬癸屬水。水之為言准也。養物平均,有準則也。元命苞曰:水之為言演也,陰化淖濡,流施潛行也。故立字,兩人交一,以中出者為水。一者,數之始,兩人男女陰陽交以起一也。水者,五行始焉,元氣之湊液也。《管子》云:水者,地之血氣,筋脈之流通者,故曰水。許慎云:其字象泉並流,中有微陽之氣,其時冬。屍子云:冬,終也。萬物至此終藏也。其位北方。屍子云:北,伏也。萬物至冬皆伏,貴賤若一也。


六十花甲子納音五行

甲子乙丑海中金。

子屬水,又為湖,又為水旺之地,兼金死於子,墓於丑,水旺而金死墓,故曰海中金。

丙寅丁卯爐中火。

寅為三陽,卯為四陽。火既得位,又得寅卯之木以生之,此時天地開爐,萬物始生,故曰爐中火。

戊辰己巳大林木。

辰為原野,巳為六陽,木至六陽,則枝榮葉茂,以茂盛之木,而原野之間,故曰大林木。

庚午辛未路旁土。

未中之木,而生午位之旺火,火旺則土於斯而受刑。土之始生,未能育物,猶路旁土若也。故曰路旁土。

壬申癸酉劍鋒金。

申酉金之正位,兼臨官申,帝旺酉,金既生旺,則成剛矣。剛則無逾於劍鋒,故曰劍鋒金。

甲戌乙亥山頭火。

戌亥為天門,火照天門,其光至高,故曰山頭火。

丙子丁丑澗下水。

水旺於子,衰於丑,旺而反衰,則不能為江河。故曰澗下水。

戊寅己卯城頭土。

天干戊己屬土,寅為艮,艮為山,土積而為山,故曰城頭土。

庚辰辛巳白臘金。

金養於辰,生於巳,形質初成,未能堅利,故曰白臘金。

壬午癸未楊柳木。

木死於午,墓於未。木既死墓,雖得天干壬癸之水以生之,終是弱,故曰楊柳木。

甲申乙酉泉中水。

金臨官在申,帝旺在酉。金既生旺,則水由以生,然方生之際,力量未洪,故曰泉中水。

丙戌丁亥屋上土。

丙丁屬火,戌亥為天門,火既炎上,則土非在下而生,故曰屋上土。

戊子己丑霹靂火。

丑屬土,子屬水,。水居正位,而納音乃火,水中之火,非龍則神,故曰霹靂火。

庚寅辛卯松柏木。

木臨官在寅,帝旺在卯。木既生旺,則非柔弱之比,故曰松柏木。

壬辰癸巳長流水。

辰為水庫,巳為金長生之地,金生則水性已存,以庫水而逢生金,則泉源終不竭,故曰長流水。

甲午乙未沙中金。

午為火旺之地,火旺則金敗,未為火衰之地,火衰則金冠帶,敗而方冠帶,未能砟伐,故曰沙中金。

丙申丁酉山下火。

申為地戶,酉為日入之門,日之此時而藏光,故曰山下火。

戊戌己亥平地木。

戌為原野,亥為木生之地,夫木生於原野,則非一根一株之比,故曰平地木。

庚子辛丑壁上土。

丑雖土家正位,而子乃水旺之地,土見水多則為泥,故曰壁上土。

壬寅癸卯金箔金。

寅卯為木旺之地,木旺則金羸,且金絕於寅,胎於卯,金既無力,故曰金箔金。

甲辰乙巳覆燈火。

辰為食時,巳為隅中,日之將中,豔陽之勢,光於天下,故曰覆燈火。

丙午丁未天河水。

丙丁屬火,午為火旺之地,而納音乃水,水自火出,非銀漢不能有也,故曰天河水。

戊申己酉大驛土

申為坤,坤為地,酉為兌,兌為澤。戊己之土,加於坤澤之上,非其他浮薄之土,故曰大驛土。

庚戌辛亥釵釧金。

金至戌而衰,至亥而病,金既衰病,則誠柔矣,故曰釵釧金。

壬子癸丑桑柘木。

子屬水,丑藏金,水方生木,金則伐之,猶桑柘方生,人即採以飼蠶,故曰桑柘木。

甲寅乙卯大溪水。

寅為東北維,卯為正東,水流正東,則其性順,而川澗池沼,俱合而歸,故曰大溪水。

丙辰丁巳沙中土。

土墓在辰,絕在巳,而天干丙丁之火,至辰冠帶,巳臨官,土既墓絕,旺火複又生之,故曰沙中土。

按《考原》云:水長生於申,土亦長生於申,寄生於寅,故土墓在辰而絕在巳也。

戊午己未天上火。

午為火旺之地,未中之木,又複生之,火性炎上,又逢生地,故曰天上火。

庚申辛酉石榴木。

申為七月,酉為八月,此時木則絕矣,惟石榴之木反結實,故曰石榴木。

壬戌癸亥大海水。

水冠帶在戌,臨官在亥,水力厚矣,又亥為江,非他水之比,故曰大海水。

《淵海子平》云:昔者黃帝將甲子分輕重,而配成六十,號曰花甲子。其花字誠為奧妙,蓋聖人有寓意在焉。夫自子至亥十二宮,各有金、木、水、火、土之屬。始起於子為一陽,終於亥為六陰。其五行所屬金、木、水、火、土,在天為五星,於地為五嶽,於德為五常,於人為五臟,其於命也為五行,是故甲子之屬,乃應之於命。命則一世之事,故甲子納音象聖人喻之,亦如人一世之事也。何言乎?如子丑二位,陰陽始孕,人在胞胎,物藏根苗,未有涯際。寅卯二位,陰陽漸辟,人漸生長,物以拆甲,群葩漸剖,如人將有立身也。辰巳二位,陰陽氣盛,物當華秀,人至三十四十,而有立身之地,進取之象。午未二位,陰陽彰露,物已成齊,人至五十六十,富貴貧賤可知,凡百興衰可見矣。申酉二位,陰陽肅殺,物已收成,人已龜縮,各得其靜矣。戌亥二位,陰陽閉塞,物氣歸根,人當休息,各有歸著。詳此十有二位,先後六十甲子,可以次第而知也。

《瑞桂堂暇錄》云:六十甲子之納音,以金、木、水、火、土之音而明之也。一六為水,二七為火,三八為木,四九為金,五十為土。然五行之中,惟金、木有自然之音,水、火、土必相假而後成音,蓋水假土,火假水,土假火,故金音四九,木音三八,水音五十,火音一六,土音二七。此不易之論也,何以言之,甲己子午九也,乙庚丑未八也,丙辛寅申七也,丁壬卯酉六也,戊癸辰戌五也,巳亥四也。甲子乙丑其數三十有四,四者金之音也,故曰金。戊辰己巳,其數二十有三,三者木之音也,故曰木。庚午辛未,其數三十有二,二者火也,土以火為音,故曰土。甲申乙酉其數三十,十者,土也,水以土為音,故曰水。戊子己丑其數三十有一,一者水也,火以水為音,故曰火。凡六十甲子,莫不皆然,此納音之所由起也。


五合五行

甲與己合化土,乙與庚化金,丙與辛合化水,丁與壬合化木,戊與癸合化火。

《考原》曰:五合者,即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也,《河圖》一與六,二與七,三與八,四與九,五與十,皆各有合。以十干之次言之,一為甲,六為己,故甲與己合。二為乙,七為庚,故庚與乙合。三為丙,八為辛,故丙與辛合。四為丁,九為壬,故丁與壬合。五為戊,十為癸,故戊與癸合。

陶宗儀《輟耕錄》云:甲己土,乙庚金,丁壬木,丙辛水,戊癸火,此十干化五行真氣也。其法取歲首月建之干,如甲己丙作首,丙為火,火生土,故化土,餘仿此。又一說亦通,謂遇龍則化,龍,辰也,甲己得戊辰,戊屬土,故化土。乙庚得庚辰,庚屬金,故化金。丙辛以下皆然。


六合五行

子與丑合,屬土。寅與亥合,屬木。卯與戌合,屬火。辰與酉合屬金。巳與申合,屬水。午與未合,午太陽,未太陰也。《協紀辨方》云:天者,日也,月也。星者,日月之餘也。午未者離,子丑者坎。離為日,坎為月。午之為日是巳,子之不為月者何?月者,水之精,懸乎上,而受日之光者,非北方子之位也,子丑之氣沖乎上而與日並,其方固必在未也。地者,水也,土也。子水丑土,丑又比水之土,其為地之體,無可疑也。地,土也,故子丑為土也。天為乎上,地位乎下,行乎兩間者,必木、火、金、水矣。子丑為水土,水土之際,木必生焉。所以寅亥為木。木成而火亦出矣,故卯戌為火也。卯戌為火,則戌為黃今天之氣,戊之所居,黃今天之氣始於辰,辰亦戊也。土旺必生金,故辰酉為金,酉者,金之帝也。酉居金位之極,於其未至於極,而水已生於申,對宮為巳,巳金之母也,水必以申巳者,申巳逼於午未最高之地,無水也,舉母則子歸,水不得舍土而自立,其麗於土者,即子丑之位,土之所攝,命為土而不命為水,若其離土而言水,必納於母氣,故申巳為水也。水為生物之源,是以麗乎日月,,其次則金,其此則火,其次則木,其次則土。五緯之序水最近日,金次之,火又次之,木又次之,土又次之,此麗乎天者自然之序也。水土所生者木上升而為火,土又上升而為金,又上升而為水,如畫卦之由下而上也。此行乎地者,自然之序也,然則五星五行,具有實理,而非人所能強為也。


三合五行

申子辰合水局,亥卯未合木局,寅午戌合火局,巳酉丑合金局。

《考原》曰:三合者,取生、旺、墓三者以合局也。水生於申,旺於子,墓於辰,故申子辰合水局也。木生於亥,旺於卯,墓於未,故亥卯未合木局也。火生於寅,旺於午,墓於戌,故寅午戌合火局也。金生於巳,旺於酉,墓於丑,故巳酉丑合金局也。


六沖

子午相沖,丑未相沖,寅申相沖,卯酉相沖,辰戌相沖,巳亥相沖。

萬育吾曰:地支取七位為沖,猶天干取七位之殺之義。如子午對沖,子至午七數。甲逢庚為殺,甲至庚七數,數中六則合,七則過,故相衝擊為殺也。觀易坤元用六,其數有六無七,七乃天地之窮數,陰陽之極氣也。按:六沖者,即地位相敵,五行相剋之義。子午相沖者,子藏癸水,剋午藏丁火,午藏己土,剋子藏癸水也。丑未相沖者,丑藏辛金,剋未藏乙木,未藏己土丁火,剋丑藏癸水辛金也。寅申相沖者,寅藏甲木,剋申藏戊土,申藏庚金壬水,剋寅藏甲木丙火也。卯酉相沖者,酉藏辛金,剋卯藏乙木也。經云:東沖西不動,殆即卯木不能返沖酉金之義。辰戌相沖者,辰藏癸水,剋戌藏丁火,戌藏辛金剋辰藏乙木也。巳亥相沖者,巳藏庚金,剋亥藏甲木,亥藏壬水,剋巳藏丙火也。


六害

子未相害,丑午相害,寅巳相害,卯辰相害,申亥相害,酉戌相害。

《考原》云:六害者,不合也。凡事莫不喜合而忌沖。子與丑合,而未沖之,故子與未害。丑與子合,而午沖之,故丑與午害。寅與亥合,而巳沖之,故寅巳害。卯與戌合,而辰沖之,故辰與卯害。巳與申合,而寅沖之,故巳與寅害。午與未合,而丑沖之,故午與丑害。未與午合,而子沖之,故未與子害。申與巳合,而亥沖之,故申與亥害。酉與辰合,而戌沖之,故酉與戌害。戌與卯合,而酉沖之,故戌與酉害。亥與寅合,而申沖之,故亥與申害也。


三刑

子刑卯,卯刑子,為無理之刑。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為恃勢之刑。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為無恩之刑。辰、午、酉、亥,為自刑之刑。

《陰符經》云:恩生於害,害生於恩,三刑生於三合,亦如六害生於六合之義。如申子辰三合,加寅卯辰三位,則申刑寅,子刑卯,辰見辰自刑。寅午戌加巳午未,則寅刑巳,午見午自刑,戌刑未。巳酉丑加申酉戌,則巳刑申,酉見酉自刑,丑刑戌。亥卯未加亥子丑,則亥見亥自刑,卯刑子,未刑丑。合中生刑,猶人夫婦相合而反致刑傷,造化人事,其理一而已矣。

儲泳云:三刑是極數,蓋天道惡盈滿則覆也。翼氏風角曰:金剛火強,自刑其方。木落歸本,水流趨東,故巳酉丑金位,其刑皆在寅午戌火位,其刑皆在南方是金剛火強,自刑其方也。亥卯未木位,其刑皆在北方,亥者木之根,言木落歸本者,草木至冬而搖落,歸根之謂也。申子辰水局,其刑皆在東方,辰者水之府,言水流趨東,逝而不返也。子卯一刑也,寅巳申二刑也,丑未戌三刑也。

《三車一覽》云:子卯為無理,子屬水,卯屬木,水能生木,則子水為母,卯母為子。子母相刑,故曰無禮。寅巳申為恃勢,以三位中各有長生臨官,恃強而刑,故曰恃勢。丑戌未為無恩,以三位皆屬土,比和為兄弟,今乃同室操戈,故曰無恩。辰午酉亥為自刑,謂寅申巳亥,有寅巳申互相刑,內有亥無刑。辰戌丑未,有戌丑未互相刑,內有辰無刑。子午卯酉,有子卯互相刑,內有午酉無刑。是以四位謂之自刑,蓋無別物相加,故曰自刑也。


十二月建

正月建寅,二月建卯,三月建辰,四月建巳,五月建午,六月建未,七月建申,八月建酉,九月建戌,十月建亥,十一月建子,十二月建丑。鄭康成曰:正月為孟春者,日月會於女取訾,而斗建寅之辰也。二月為仲春者,日月會於降婁,而斗建卯之辰也。三月為季春者,日月會於大樑,而斗建辰之辰也。四月為孟夏者,日月會於實沉,而斗建巳之辰也。五月為仲夏,日月會於鶉首,而斗建午之辰也。六月為季夏者,日月會於鶉火,而斗建未之辰也。七月為孟秋者,日月會於鶉尾,而斗建申之辰也。八月為仲秋者,日月會於壽星,而斗建酉之辰也。九月為季秋者,日月會於大火,而斗建戌之辰也。十月為孟冬者,日月會於析木,而斗建子之辰也。十二月為季冬者,日月會於元枵,而斗建丑之辰也。


二十四節氣

《古歌》云:正月立春雨水節,二月驚蟄及春分,

三月清明並穀雨,四月立夏小滿方,

五月芒種及夏至,六月小暑大暑當,

七月立秋還處暑,八月白露秋分忙,

九月寒露及霜降,十月立冬小雪張,

冬月大雪與冬至,臘月小寒大寒昌。

萬育吾曰:立節中氣,其春秋有分,而不言至,夏冬有至,而不言分。及夫雨水、驚蟄以降,二十四氣,分屬有名。亦必有所以為名者,何言乎?四立者,四時之節氣也,丑之終,寅之始,則為節。月之半則為中。二分者,陰陽相半之謂也。二至者,至有二義:子至巳為六陽,午至亥為六陰,至者介乎巳午亥子之間也。冬至亥陰極,故曰子,子者止也,陽於此生,故亦曰至。夏至巳陽極,故曰午,午者仵也,陰於此生,故亦曰至。自秋分水始涸,立冬水始冰,冬至水泉動,大寒水澤腹堅。雨水者,先是為露,為霜,為雪,皆水氣凝結,以至於寒之極,春則暑氣順行,而又為暑之始。況天一生水,人物之生,皆始於水。春屬木,木生於水,立春後,繼以雨水,宜也。卦氣正月為泰,天氣下降,當為雨水。二月大壯,雷在天上,當為驚蟄,先雨水而後驚蟄,亦宜也。驚蟄者,萬物出乎震,震為雷也。清明者,萬物出乎巽,巽為風也,巽潔齊而曰清明,清明乃潔齊之義。穀雨三月中,自雨水後,土膏脈動,至此又雨,則土脈生物,所以滋五合之種也。小滿四月中,先儒云:小雪後,陽一日生一分,積三十日,生三十分,而成一晝,為冬至。小滿後,陰生亦然。夫四月乾之終,謂之滿者,女後初六,羸豕孚,踟躇坤初六,履霜堅冰至。羸豕,喻其小。踟躇喻其滿。履霜,喻其小。堅冰,喻其滿。易言於既生之後,曆言於一陰方萌之初。慮之深,防之預也。小雪後,即大雪,此但有小滿,無大滿,意可知矣。至若三月中穀雨,五月中芒種,此二氣獨指谷麥言,谷必原其生之始,谷種於春,得木之氣,殘於秋,金剋木也。麥必要其成之終,麥種於秋,得金之氣,成於夏,火剋金也。六月節小暑,六月中大暑,夏至後,暑已盛,不當又謂之小,殊不知《易》曰:寒往則暑來,暑往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歲成焉。通上半年之半,皆可為暑,通下半年之半,皆可為寒。正月暑之始,十二月寒之終,而曰大暑、小暑者,不過上半年之詞耳。六月中大暑之極,故謂之大,然則未至於大,則猶為小也。七月中處暑,七月暑之終,寒之始,大火西流,暑氣於是乎處矣。處者,隱也,藏伏之義也。白露八月節,寒露九月節,秋本屬金,金色白金氣寒,白者露之色,寒者露之氣。先白而氣始寒,固有漸也。九月中霜降,露寒始結霜也。立冬後曰小雪、大雪,寒氣始於露,中於霜,終於雪。霜之前為露,露由白而始寒,霜之後為雪,雪由小至而大,皆有漸也。至小寒大寒,《幽風》云:一之日寒發,二之日栗烈,寒發風寒,故十一月之餘為小寒,栗烈氣寒,故十一月之終為大寒也。大抵合而言之,上半年主長生,曰雨、曰雷、曰風。皆生之氣。下半年言天時,不言農時,農時莫急於春夏也。先儒云:變者化之漸,化者變之成。立春雨水後,寒氣漸變,至立夏則寒盡化為水矣。然曰小暑、大暑,其化固有漸也。立秋、處暑後,暑氣漸變,至冬至則暑氣盡化為寒矣。然曰小寒、大寒,其化亦有漸也。又曰:日月運行,而四時成,以其常也。故聖人立法以步之,陰陽相錯而萬物生,以其無窮也。故聖人指物以候之,貫六氣終始早晏,五運大小盈虛,原之以至理,考之以至數,而垂示萬古,無有差忒也。經曰:五日謂之候,三候謂之氣,六氣謂之時,四時謂之歲。又曰日為陽,月為陰,行有分紀,周有道理,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而有奇焉。故大小月三百六十五日而成歲,積氣餘而盈閏矣。經曰:日常於晝夜行天之一度,則一日也,共三百六十日四分之一,而周天度乃成一歲。常五日一候應之,故三候成一氣,即十五日也。三氣成一節,節謂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此八節也,三八二十四氣,而分主四時,一歲成矣。春秋言分者,以六氣言之,則二月半,初氣終,而交二之氣,八月半,四氣盡,而交五之氣。若以四時之分言之,則陰陽寒喧之氣,到此可分之時也,晝夜分五十刻,亦陰陽之中分。故經曰:分則氣異,此之謂也。冬夏曰至者,以六氣言之,則五月半,司天之氣,之其所在。十一月半,在泉之氣,至其所在,以四時之令言之,則陰陽至此,極至之時也。夏至日長,不過六十刻,陽至此而極。冬至日短,不過四十刻,陰至此而極。皆天候之未變,故經曰:至則氣同,此之謂也。


卷二

起例

推年法

推年之法,視人所值生年干支為主,以立春節為綱,其區別有三,如在本年正月立春後生者,皆以本年干支為主;在本年正月立春前生者,皆以上一年干支為主;在本年十二月立春後生者,皆以下一年干支為主。


手掌圖

假如今年乙卯,其人四十九歲,欲知所生之年為何干支,須用掌上捷法推之,便自確當。由本年一歲起乙卯,十一歲起乙巳,二十一歲起乙未,三十一歲起乙酉,四十一歲起乙亥,由乙亥再逆行八位,即知四十九歲為丁卯年也,列式如下:丁卯

又如今年丙辰,起人七十一歲,欲知所生之年何干支,亦用掌上捷法推之,由本年一歲起丙辰,十一歲起丙午,二十一歲起丙申,三十一歲起丙戌,四十一歲起丙子,五十一歲起丙寅,周而復始,六十一歲又起丙辰,即知七十一歲又為丙午年也。列式如下:丙午(缺圖)

又如丙午年正月初九日巳時生,曆書載明是年正月初九日午時立春,是巳時在午時之前,猶未立春,當作乙巳年推。列式如下。丙午作乙巳

又如丙午年正月初九日午時生,曆書載明是日午時立春。是午時已交立春,即作丙午年推。列式於下:丙午

又如丙午年十二月十九日戌時生,曆書載明是年十二月十九日酉時立春,是戌時在酉時之後,已過立春,作丁未年推。列式如下:丙午作丁未

又如丙午年十二月十九日申時生,曆書載明是年十二月十九日酉時立春,是申時在酉時之前,猶未立春,仍作為丙午年推。列式如下:丙午


推月法

推月之法,由人生年遁月之干支為主,以節令為綱,其區別有三:如在本月節令後生者,即以本月所遁干支為主;在本月節令前生者,即以上月所遁干支為主;在本月下一節令後生者,即以下月所遁干支為主。古歌云:

甲己之年丙作首,乙庚之歲戊為頭,

丙辛必定尋庚起,丁壬壬位順行流,

更有戊癸何方覓,甲寅之上好追求。(行夏之時,寅為歲首)

甲己年正月起丙寅,乙庚之年正月起戊寅,丙辛之年正月起庚寅,丁壬之年正月起壬寅,戊癸之年正月起甲寅。

《考原》云:上古曆元,年月日時,皆起於甲子。是甲子年必甲子月,為年前冬至十一月也,而正月建寅,故得丙寅,二月丁卯以次順數,至次年正月,得戊寅,故乙年正月起戊寅。從甲至己,越五年,共六十月,花甲周而復始,故己年正月亦為丙寅也。

假如丁卯年正月初一子時生,歷數載明丙寅年十二月三十日未時立春,是初一日早屬丁卯年正月矣。古歌云:丁壬壬位順行流,是丁年正月遁得壬寅也。列式如下:丁卯壬寅

又如丙午年正月初九日巳時生,曆書載明是年正月初九日午時立春,是巳時在午時之前,猶未立春,不獨丙午年作乙巳年推,且須作乙巳年十二月推。古歌云:乙庚之歲戊為頭,是乙年正月遁戊寅,以次順數至十二月得己丑也。列式如下:丙午作乙巳己丑

又如丙午年正月初九日午時生,曆書載明是年正月初九日午時立春,是午時已交立春,即作丙午年正月推。古歌云:丙辛必定尋庚起,是丙年正月遁得庚寅也。列式如下:丙午庚寅

又如丙午年十二月十九日戌時生,曆書載明是年十二月十九日酉時立春,是戌時在酉時之後,已過立春,不獨丙午年作丁未年推,且須作丁未年正月推。古歌云:丁壬壬位順行流,是丁年正月遁得壬寅也。列式如下:丙午作丁未壬寅

又如丙午年十二月十九日申時生,曆書載明是日酉時立春,是申時在酉時之前猶未立春,仍屬丙午年十二月推。古歌云:丙辛必定尋庚起,是丙午年正月遁庚寅,以次順數至十二月遁得辛丑也。列式如下:丙午辛丑


推日法

推日之法,由人生日定其干支,視曆書所載某月初一某干支,十一某干支,二十一某干支,則每月每日之干支,可屈指得矣。

假如丁卯年正月初一日子時生,曆書載明正月初一丙辰,即知為丙辰矣。列式如下:丁卯壬寅丙辰

丙午年正月初九日午時生,曆書載明正月初一丁巳,以次順數至初九日,即知為乙丑矣。列式如下:丙午庚寅乙丑

又如丙午年十二月十九日戌時生,曆書載明十二月十一日壬戌,以次順數至十九日,即知為庚午矣。列式如下:丙午作丁未壬寅庚午


推時法

推時之法,由人生日遁得生時之干支為主。古歌云:

甲己還生甲,乙庚丙作初,

丙辛從戊起,丁壬庚子居,

戊癸何方發,壬子是真途。

甲己日起甲子時,乙庚日起丙子時,丙辛日起戊子時,丁壬日起庚子時,戊癸日起壬子時。《考原》曰:甲子日起甲子時,從甲子日順數,至此日子時得丙子,故乙日起丙子。從甲至己,越五日暴六十時,花甲周而復始,故己日子時,亦為甲子時也。

假如丁卯年壬寅月、丙辰日子時生,古歌云:丙辛從戊起,是丙日子時遁得戊子也。列式如下:丁卯壬寅丙辰戊子

又如丙午年庚寅月乙丑日午時生,古歌云:乙庚丙作初,是乙日子時遁得丙子,以次順數至午,遁得壬午也。列式如下:丙午庚寅乙丑壬午

又如丁未年壬寅月庚午日戌時生,古歌云:乙庚丙作初,是庚日子時遁得丙子,以次順數至戌,遁得丙戌也。列式如下:丙午作丁未壬寅庚午丙戌


推大運法

凡推大運,俱從所生之日,陽男陰女順行,數之未來節,陰男陽女逆行,數之過去節,皆遇節而止。三日為一歲,以知大運之所起,十年一易也。

萬育吾曰:古人以大運一辰應十年,折除以三日為一歲者,何也?蓋一月之終,晦朔周而有三十日,一日之終,晝夜周而有十二時(一時有八大刻,二小刻,十二時周,計有一百二十刻。);以三日計,有三十六時,合三百六十刻,正應一歲三百六十日為一歲之數;以一月計,有三百六十時,以三百六十時計,合三千六百刻,正應一辰十年,三千六百日也。經云:人生百二十歲為周天,即此義也,若夫折除之法,必用生者實曆過日時,數其節氣,較其多寡,陽男陰女,則順數至生日後未來節氣日時止,順而行之;陰男陽女,大運以生日前過去節氣日時為數,逆而行之。以三日為一歲,六日為二歲,九日為三歲,三十日為十歲,有餘為零,零即多也。不足當借,借即欠也。假如陽命正月初一日丑時正一刻生,至初四日丑時正一刻立春節,乃足一歲,若在寅時,則多一時,乃零一旬,若春在子時,則少一時,乃借一旬。至於交運之年,尤需扣足。如甲子陽男十二月二十四日已時生,是月也二十九日申時立春,陽男數以未來之日,自二十四日已時至二十五日已時方是一日之實數,至二十九日申時正得五日三時之節氣,實曆過六十三日折除,過六十三時折除,計六百三十日,乃一歲奇九月之大運,必自十二月生日後,實曆二十有一月,方交大運。如此推之,乃是丙寅年九月二十四日巳時,始行大運。若不得其實曆之數,率以為二歲起運,則失之矣。

 

按百二十刻之說,當參觀論時刻篇


陽男陰女

陽男者,甲丙戊庚壬五陽年所生之男也。假如丙午年庚寅月九日午時生男,順數至二月初九日卯時驚蟄節,實曆有十天欠三時,以三日為一歲折之,是為十歲欠三十天,起運從生月庚寅順布,始行辛卯,列式如下:丙午庚寅乙丑壬午初十辛卯二十壬辰三十癸巳四十甲午五十乙未六十丙申七十丁酉八十戊戌。

大運十歲,扣足欠足三十天,每逢乙庚之年十二月初九日,午時交換。

陰女者,乙丁己辛癸五陰年所生之女也,又如丙午年十二月十九日戌時生女,作丁未年壬寅月推,起大運當以丁未為陰,壬寅為正月,由丙午年十二月(是月小建)十九日戌時,順數至丁未年正月二十日午時驚蟄節,實曆有三十天欠四時,以三日為一歲折之,是為十歲欠四十天,起運從生月壬寅順布,始行癸卯。列式如下:丙午作丁未壬寅庚午丙戌初十癸卯二十甲辰三十乙巳四十丙午五十丁未六十戊申七十己酉八十庚戌

大運十歲,扣足欠四十天,每逢丙辛之年,十一月初九日戌時交換。


陰男陽女

陰男者,乙丁己辛癸五陰年所生之男也。假如丁卯年壬寅月初一子時生男,逆數至丙寅年十二月三十日未時立春節,實曆有五時,以三日為一歲折之,是為一歲欠三百一十天,起運從生月壬寅布,始行辛丑,列式如下:丁卯壬寅丙辰戊子初一辛丑十一庚子廿一己亥卅一戊戌四一丁酉五一丙申六一乙未七一甲午

大運一歲,扣足欠三百一十天,每逢丁壬之年二月二十一日子時交換。

陽女者,甲丙戊庚壬五陽年所生之女也。假如丙午年辛丑月十九日申時生女,逆數至十一月十九日卯時小寒節,實曆有三十天零五時。以三日為一歲折之,是為十歲多五十天,起運從生月辛丑逆布,始行庚子。列式如下:丙午辛丑庚午甲申初十庚子二十己亥三十戊戌四十丁酉五十丙申六十乙未七十甲午八十癸巳。

大運十歲,扣足多五十天,每逢丁壬之年,二月初九日申時交換。


五行相生

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此為五行相生。

《河圖》一六為水居北,二七為火居南,三八為木居東,四九為金居西,五十為土居中。北方水生東方木,東方木生南方火,南方火生中央土,中央土生西方金,西方金生北方水,此五行相生之序也。

《白虎通》云:木生火者,木性溫暖,火伏其中,鑽灼而出,故木生火。火生土者,火熱能焚木,木焚而成灰,灰即土也,故火生土。土生金者,金居石依山,津潤而生,聚土成山,山必生石,故土生金。金生水者,少陰之氣,溫潤流澤,銷金亦為水,所以山云而從潤,故金生水。水生木者,因水潤而能生,故水生木也。


五行相剋

木剋土,土剋水,水剋火,火剋金,金剋木,此為五行相剋。

《洛書》:戴九履一,左三攸七,二四為肩,六八為足,五居中央。一六水剋二七火,二七火剋四九金,四九金剋三八木,三八木剋五中土,五中土剋一六水,此五行相剋之序也。

《白虎通》云:五行所以相害者,天地之性眾勝寡,故水勝火也;精勝堅,故火勝金;剛勝柔,故金勝木;專勝散,故木勝土;實勝虛,故土勝水也。

按:《白虎通》雖未云剋,而云害,云勝其義同。《說文》云:害傷也。《增韻》云:害,殘也。師古曰:五勝,五行相勝也。《廣韻》云:勝者,負之對也。


支藏人元五行

《古歌》云:子宮癸水在其中,丑癸辛金己土同,

寅宮甲木兼丙戊,卯宮乙木獨相逢,

辰藏乙戊三分癸,巳中庚金丙戊叢,

午宮丙火拼己土,未宮乙己丁共宗,

申位庚金壬水戊,酉宮辛字獨豐隆,

戌宮辛金及丁戊,亥藏壬甲是真蹤。

王逵《蠡海集》云:地支內所藏天干者,子午卯酉為四極,寄四祿焉。辰戌丑未為四藏,寓四墓焉。故此八支各藏一陰。寅申巳亥為四開闔,就生四祿焉。故各藏二陽,戊藏辰戌,己藏丑未。陰陽各歸其所,戊藏於巳,己藏於午,則亦就寄祿而藏焉。

按:支藏之五行,以孟、仲、季區別之,其義有三。四孟者,乃陽干長生臨官寄臨之所也。寅為丙戊之長生,又為甲之臨官,故丙火戊土甲木寓焉。巳為庚之長生,又為丙戊之臨官,故庚金丙火戊土寓焉。申為戊壬之長生,又為庚之臨官,故戊土壬水庚金寓焉。亥為甲之長生,又為壬之臨官,故甲木壬水寓焉。四仲者,乃陰干臨官寄臨之所也。子為癸之臨官,故癸水寓焉。卯為乙之臨官,故乙木寓焉。午為丁之臨官,故丁火己土寓焉。酉為辛之臨官,故辛金寓焉。四季者,乃陰干、陽干、冠帶、墓寄臨之所也。丑為癸之冠帶,金之墓,又為己之墓,故癸水辛金己土寓焉。未為丁己之冠帶,又為木之墓,故辛金丁火戊土寓焉。《考原》云:金長生於巳,故丑可為辛金之墓;水長生於申,故辰可為癸水之墓;木長生於亥,故未可為乙木之墓;火長生於寅,故戌可為丁火之墓也。


十干生剋定名

凡推十干生剋,以日干為我,與年干、月干、時干及支中所藏之干相比較,觀其為比、為生、為剋。陽見陰,陰見陽,則為正。陽見陽,陰見陰,則為偏。與我比者,為比肩、為劫財、為敗財。我生者,為傷官、食神。我剋者,為正財、偏財。剋我者為正官、偏官。生我者,為正印、偏印。偏官亦曰七煞,偏印亦曰倒食、又曰梟神。

五陽干


比肩

敗財

食神

傷官

偏財

正財

偏官

正官

偏印

正印


五陰干


比肩

敗財

食神

傷官

偏財

正財

偏官

正官

偏印

正印

按:先賢論命之旨,本乎陰陽,察乎人情,非無因也。觀其以木火土金水之五行,而演成比、食、財、官、印五種,即知其定名之義,莫不親切處來也。

何以謂之我比者,即甲乙木日干,見甲乙木是也。然我比之中,有親疏之別,故有為比肩、為劫財、為敗財之不同。甲屬木為陽,乙屬木為陰,甲見甲,同一屬木,同一為陽;乙見乙,同一屬木,同一為陰,既可同聲相應,又可同氣相求,此我比之親者,故為比肩。甲見乙,同一屬木,有陰陽之異,乙見甲,同一屬木,亦有陰陽之異,雖可聲應,不可氣求,比我比之疏者,故為敗財、劫財。語云:眾擎易舉,獨力難成,故人命貴有比我者之劫財、敗財。而尤貴有比我者之比肩也。(餘干同此)

何以謂之我生者,如甲乙木日干,見丙丁火是也,然我生之中,有直接間接之分,故有為食神、為傷官之不同。甲屬木為陽,丙屬火亦為陽,甲見丙,以我陽木生彼陽火;乙屬木為陰,丁屬火亦為陰,乙見丁,以我陰木生彼陰火,一氣相生,出乎天然,此我生之直接者,故為食神。甲屬木陽,丁屬火為陰,以我陽木生彼陰火;乙屬木為陰,丙屬火為陽,以我陰木生彼陽火,異氣相生,迫於人情,此我生之見接者,故為傷官。古云:人貴自食其力,蓋人必聚精會神,始能作事,能作事,始得報酬。得報酬,始能飲食。先賢定名曰我生者為食神、傷官,即此義也。又云:凡人須勤作生活,蓋能生始能活也。然間接生活,不若直接生活之自然,所以食神勝於傷官,故人命貴有我生者之傷官,而尤貴有我生者之食神也。

何以謂之我剋者,如甲木日干,見戊己土是也。然我剋之中,有偏正之分,故有為偏財、為正財之不同。甲屬木為陽,戊屬土亦為陽,以我陽木剋彼陽土;乙屬木為陰,己屬土亦為陰,以我陰土剋彼陰土。只有以力假仁之霸,並無陰陽融合之情,此我剋之偏者,故為偏財。甲屬木為陽,己屬土為陰,以我陽木剋彼陰土;乙屬木為陰,戊屬土為陽,以我陰木剋彼陽土。既有陰陽融合之情,又有以德行仁之妙,此我剋之正者,故為正財。《大學》十章,理財居半,蓋人主所以加惠天下者財,奔走人才者亦財。天子無財,不能澤一民,不能辦一事,而況其下焉者乎?又曰:以義為利,則財恒足。夫利本於義,其出於正可知。利本於非義,其出於偏更可知。故人命貴有我剋者之偏財,而尤貴有我剋者之正財也。

何以謂之剋我者,如甲乙木日干,見庚辛金是也。然剋我之中,有偏正之殊,故有為偏官、正官之不同。甲屬木為陽,庚屬金亦為陽,以彼陽金剋我陽木;乙屬木為陰,辛屬金亦為陰,以彼陰金剋我陰木。只有專制壓迫之力,並無剛柔寬猛之方,此剋我之偏者,故為偏官,為七煞。甲屬木為陽,辛屬金為陰,以彼陰金剋我陽木;乙屬木為陰,庚屬金為陽,以彼陽金剋我陰木。既有陰陽協合之功,必得勸懲賞罰之效,此剋我之正者,故為正官。孔子曰:君子懷刑,小人懷惠。懷刑者,畏官法也;懷惠者,貪貨利也。世人懷官刑,而不貪貨利,則各安生理,有不家齊而國治者乎!故人命貴有剋我者之偏官,而尤貴有我剋者之正官也。

何以謂之生我者,如甲乙木日干,見壬癸水是也。然生我之中,有偏正之異,故有為偏印、為正印之不同。甲屬木為陽,壬屬水亦為陽,以彼陽水生我陽木;乙屬木為陰,癸屬水亦為陰,以彼陰水生我陰木。只有物質名分之相生,並無陰陽密邇之關切,此生我之偏者,故為偏印。甲屬木為陽,癸屬水為陰,以彼陰水生我陽木;乙屬木為陰,壬屬水為陽,以彼陽水生我陰木。既有物質名分之相生,又得陰陽密邇之關切,此生我之正者,故為正印。《說文》云:印者,執政所持之印也。萬育吾曰:朝廷設官分職,畀以印綬,使之掌管。官而無印,何所憑據?是以印繼官後,蓋有印之官,始能福民利國,故人命貴有生我者之偏印,而尤貴生我者之正印也。以上五節,悉本人情物理,能明乎此,即愛群、生活、齊家、守法、敦信之道亦寓於中,豈恃為究心命理者,所當知哉。假如甲子年辛未月甲申日丙寅時,以日干為我,甲屬木為陽,先論天干年干見甲木,為我比者,陽見陽為比肩,月干見辛金為剋我者,陽見陰為正官,時干見丙火為我生者,陽見陽為食神。次論地支年支見子,《古歌》云:子宮癸水在其中,是子藏癸水也。癸水為生我者,陽見陰為正印。月支見未,《古歌》云:未宮乙己丁共宗,是未藏乙木己土丁火也,乙木為我比者,陽見陰為敗財,己土為我剋者,陽見陰為正財,丁火為我生者,陽見陰為傷官。日支見申,《古歌》云:申位庚金壬水戊,是申藏庚金壬水戊土也。庚金為剋我者,陽見陽為偏官,即七煞。壬水為生我者,陽見陽為偏印,戊土為我剋者,陽見陽為偏財。時支見陰,《古歌》云:寅宮甲木兼丙戊,是寅藏甲木丙火戊土也。甲木為比我者,陽見陽為比肩。丙火為我生者,陽見陽為食神。戊土為我剋者,陽見陽為偏財。列式如下:

乾造前清同治三年六月十五日寅時生

比肩

正官


食神

正印

敗財

正財

傷官

七煞

偏財

偏財

比肩

食神

偏財











七歲壬申十七癸酉廿七甲戌卅七乙亥四七丙子五七丁丑六七戊寅七七己卯

大運七歲啟行,扣足欠六十天,每逢辛丙之年,四月十五日寅時交換。

又如丙午年庚寅月乙丑日壬午時,以日干為我,先論天干。年干見丙火,為我生者,陰見陽為傷官。月干見庚金,為剋我者,陰見陽為正官。時干見壬水,為生我者,陰見陽為正印。次論地支,年支見午,《古歌》云:午宮丁火拼己土,是午藏丁火己土也。丁火為我生者,陰見陰為食神。己土為我剋者,陰見陰為偏財。月支見寅,寅藏甲丙戊,為劫財傷官正財。日支見丑,丑藏癸辛己,為偏印七煞偏財。時支見午同年支。列式如下:

乾造清道光二十六年正月初九午時生(式略。)

大運十歲,扣足欠三十天。每逢乙庚之年,十二月初九日午時交換。

又如己卯年丁卯月丙辰日戊戌時:

傷官己卯正印

敗財丁卯正印

日干丙辰正印食神正官

食神戊戌正財敗財食神

大運一歲,扣足欠一百六十天。每逢己甲之年,十月初二日戌時交換。

又如辛亥年癸巳月丁酉日己酉時

(式略)

大運三歲,扣足多一百七十天。每逢甲己之年,十月十九日酉時交換。

 

推命宮法

凡推命宮,先由手掌之子位起正月,向亥逆數,至所生之月為止,再以所生之時,加臨生月所臨支位,以次順數,至卯位為止,即以卯字所臨手掌定位之支為某宮。欲知某宮之干,再以年干遁之。

手掌圖

八月

七月

六月

五月


九月

四月

十月

三月

十一

十二

俞曲園《遊藝錄》云:凡欲求命宮,先從子上起正月,逆行十二辰,乃將所生之時,加於所生之月,順行十二位,遇卯即命宮。假令甲子年三月酉時生,如前圖則卯在辰上,仍隨甲子年,起甲年正月丙寅,則辰上之干戊也,即以戊辰為宮。

按:推命宮之,固以生月為主,然古人謂交過中氣,即作次月推,此又不可不知。中氣者何?正月雨水也,二月春分也,三月穀雨也,餘仿此。

假如丙午年十二月節過了大寒,推命宮須作正月,以正月加臨子位,是至所生之月矣。再以生時之申,加臨正月子位,以次順數,至卯位止,卯字所臨手掌定位是未,即為未宮。再以丙午年起庚寅,即知為乙未宮也。列式如下:

坤造道光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九日申時生

七煞丙午正官正印

劫財辛丑傷官劫財正印

庚午正官正印

偏財甲申比肩食神偏印

十歲庚子二十己亥三十戊戌四十丁酉五十丙申六十乙未七十甲午八十癸巳

大運扣足多五十天,每逢丁壬之年,二月初九日申時交換。

命安未宮

按:安命乙未亦可。


推小限法

凡推小限,以生年之支,加於命宮之上,以次逆數,至本流年歲支為止,視歲支所臨手掌定位為某支,即知為某限。欲知某限之干,再以本流年之干遁之。

假如丙午命,乙未宮,於乙卯年推其小限,即以生年之午,加臨未宮,以次逆數,至本流年歲支卯止,卯字所臨手掌定位是戌,即為戌限。再以乙卯年起戊寅,即知為丙戌限也。

坤造道光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九日申時生

七煞丙午正官正印

敗財辛丑傷官敗財正印

庚午正官正印

偏財甲申比肩食神偏印

十歲庚子二十己亥三十戊戌四十丁酉五十丙申六十乙未七十甲午八十癸巳

大運十歲,扣足多五十天,每逢丁壬之年,二月初九日申時交換。

命安未宮,小限蒞戌。

按:安命乙未,小限丙戌,亦可。


推流年法

凡推流年,即以所值本流年干支為主,其論生剋,亦如上例。經云:太歲為一年主宰,烏不可重視之哉。

假如庚金日主,於乙卯年推,即是流年乙卯,乙木為我剋者,陽見陰為正財。列式如下:

坤造道光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九日申時生

七煞丙午正官正印

敗財辛丑傷官敗財正印

庚午正官正印

偏財甲申比肩食神偏印

十歲庚子二十己亥三十戊戌四十丁酉五十丙申六十乙未七十甲午八十癸巳

大運十歲,扣足多五十天,每逢丁壬之年,二月初九日申時交換。

命安未宮,小限蒞戌,流年乙卯,正財主事。


推胎元法

俞曲園《遊藝錄》云:四柱之外,佐以胎元,胎元者,受胎之月也,生月干前一位,支前三位即是。

如己巳月生,則胎元在庚申,壬午月生,則胎元在癸酉,餘仿此。

《三命通會》云:以當生前三百日,為十月之氣,乃是受胎之正。

如甲子日生,即以甲子為受胎之日,蓋五六計三百日也,餘仿此。

按:此二說俱有理由,合併錄之。


推息法

《淵海子平》云:起息之法,取日主天干合處,地支合處即是。

《星平會海》云:假如甲子日主,取天干甲與己合,又取地支子與丑合,即己丑是息。餘仿此。


推變法

《淵海子平》云:起變之法,取時上天干合處,時下地支合處即是。

《星平會海》云:假如丙寅時,取天干丙與辛合,地支寅與亥合,即辛亥是變。餘仿此。如柱中天干無辛字,地支無亥字,虛邀亦可,不必盡拘。


推通法

《淵海子平》云:起通法,假如甲子月寅時生,卯上安通,取甲己之年丙作首,即丁卯是通。

原註云:寅卯相通,辰巳相通,午未相通,申酉相通,戌亥相通,子丑相同,是也。

按:人之窮通,系乎命運,而宮限之向背,亦與命運攸關,皆亦重視。若胎息變通四法,不過古人言命之一說,似可毋庸拘泥,茲因古籍所載,錄之聊備一格。


推小運法

《星平會海》云:小運之法本由時,陽男陰女順相宜。陰男陽女隨逆轉,一位一歲不差移。

假如陽年男命順行,甲子時生,一歲即行乙丑,二歲丙寅,三歲丁卯。陽年女命逆行,甲子時生,一歲即行癸亥,二歲壬戌,三歲辛酉。一位一年,周而復始。陰年男命逆行,陰年女命順行亦然。


卷三

強弱

天干生旺死絕

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胎、養此十干寄臨十二名詞也。

甲木長生在亥,乙木長生在午,丙火、戊土長生俱在寅,丁火、己土長生俱在酉,庚金長生在巳,辛金長生在子,癸水長生在卯。陽干順行,陰干逆行。自長生、沐浴、至胎、養,十二支周矣。

五陽干生旺死絕定局


長生

沐浴

冠帶

臨官

帝旺




五陰干生旺死絕定局


長生

沐浴

冠帶

臨官

帝旺

沈孝瞻曰:支有十二月,故每干長生至胎養,亦分十二位。氣之由盛而衰,衰而複盛,逐節細分,遂成十二。而長生沐浴等名,則假借形容之詞也。長生者,猶人之初生也。沐浴者,猶人既生之後,而沐浴以去垢;如果核既為苗,則前之青殼,洗而去之矣。冠帶者,形氣漸長,猶人之年長而冠帶也。臨官者,由長而壯,猶人之可以出仕也。帝旺者,壯盛之極,猶人之可以輔帝而大有為也。衰者,盛極而衰,物之初變也。病者,衰之甚也。死者,氣之盡而無餘也。墓者,造化收藏,猶人之埋於土者也。絕者,前之氣已絕,後之氣將續也。胎者,後之氣續而結聚成胎也。養者,如人養母腹也。自是而後,長生迴圈無端矣。

《考原》曰:木長生於亥,火長生於寅,金長生於巳,水長生於申,土亦長生於申,寄生於寅,各由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胎、養,順曆十二辰,蓋天道迴圈,生生不已。故木方旺而火已生,故火方旺而金已生,故金方旺而水已生,故水方旺而木已生。由長生而順推,則必壯,盛則必衰,終而複始,迭運不窮,此四時之所以錯行,無氣之所以順布也。至於土生申而寄於寅,則後天坤艮之位,故易於坤,曰萬物皆致養焉,於艮,曰萬物之所以成終而成始也。

《協紀辨方》云:五行長生之義,《考原》之說甚明,而土之生於寅申,則引而未發,由今考之,水土之同生於申也,申為坤,坤為地,水土之所凝也。土寄於寅者,寅為孟春之月,天氣下降,地氣上騰,天地所以和同,草木所以萌動也。是故洪範家獨以土生於申,為五行之體。陰陽選擇著家,皆以土生於寅,為五行之用。蓋長生在寅,則臨官在巳,乃為土旺金生,與木火水同為一例。然則以土為生於寅者,所以順五行相生之序,與月令土旺於夏秋之交,以順四時相生之序者,同出於理之自然,而非臆說也。此外又有陽死陰生,陽順陰逆之說。甲木死於午,則乙木生焉。丙戊死於酉,則丁己生焉。庚金死於子,則辛金生焉。壬水死於卯,則癸水生焉。由長生而沐浴,十二位皆逆轉,陽死則陰生,陰死則陽生,此二氣之分也。順逆分合,俱極有妙理,論十干則分陰陽,論五行則陽統陰,皆天地自然之義,故凡言數者皆祖之。


五行用事

甲乙寅卯木,旺於春;丙丁巳午火,旺於夏;庚辛申酉金,旺於秋;壬癸亥子水,旺於冬;戊己辰戌丑未土,旺於四季。

《神樞經》云:五行旺各有時,惟土居無所定,乃於四立之前,各旺一十八日。

曆例云:立春木,立夏火,立秋金,立冬水,各旺七十二日。土於四立之前,各旺十八日,合之亦為七十二日。總三百六十日,而歲成矣。

《白虎通》云:土所以旺四季何?木非土不生,火非土不榮,金非土不成,水非土不高。土扶微助衰,曆成其道,故五行更旺亦須土也。旺四季,居中央,不名時。沈新周曰:春木夏火,秋金,冬水,非言其形,言其氣也。

醉醒子曰:立春之後,則用陽木三十六日,艮土分野,丙戊長生。驚蟄六日後,則用陰木三十六日,癸水寄生。清明後十二日,則用戊土十八日,陽水歸庫,陰水返魂,夏秋冬亦如此。又支中所藏,止以月論,年日時不論,蓋人命重提綱也。


四時休旺

春木旺,火相,水休,金囚,土死。夏火旺,土相,木休,水囚,金死。秋金旺,水相,土休,火囚,木死。冬水旺,木相,金休,土囚,火死。四季土旺,金相,火休,木囚,水死。

《五行大義》云:凡當旺之時,皆以子為相者,以其子方壯,能助治事。父母為休者,以其子當旺氣正盛,父母衰老,不能治事,如堯老禪舜,委以國政也。所剋為死者,以其身旺能制殺之,所畏為囚者,以其子為相,能囚仇敵也。

《三命通會》云:盛德乘時曰旺。如春木旺,旺則生火,火乃木之子,子乘父業,故火相;木用水生,生我者父母,今子嗣得時,登高明顯赫之地,而生我者當知退矣,故水休。休者,美之無極,休然無事之義。火能剋金,金乃木之鬼,被火剋制,不能施設,故金囚;火能生土,土為木之財,財為隱藏之物,草木發生,土散氣塵,所以春木剋土則死。夏火旺火,生土則土相,木生火則木休,水剋火則水囚,火剋金則金死。六月土旺,土生金則金相,火生土則火休,木剋土則木囚,土剋水則水死。秋金旺,金生水則水相,土生金則土休,火剋金則火囚,金剋木則木死。冬水旺,水生木則木相,金生水則金休,土剋水則土囚,水剋火則火死。觀夏月大旱,金石流,水土焦。六月暑氣增,寒氣滅;秋月金勝,草木黃落;冬月大寒太冷,水結冰,火氣頓減,其旺其死,概可見矣。蓋四時之序,節滿即謝,五行之性,功成必複,故陽極而降,陰極而升,日中則昃,月盈則虧。此天之常道也。人生天地,勢積必損,財聚必散,年少反衰,樂極反悲。此人之常情也。故一盛一衰,或得或失,榮枯進退,難逃此理也。經云:人雖靈於萬物,命莫逃乎五行。斯言盡矣。

按:強弱者乃表示盛衰之代名詞也,蓋有強必有弱,有弱必有強,斷無強者終強,弱者終弱之理。須先知天干生旺死絕之法,而尤須深明五行用事,四時休旺之理。否則,用神無所適從,吉凶何由而判耶。


神煞

天德

《古歌》云:正丁,二坤中。

三壬,四辛同。

五乾,六甲上。

七癸,八艮逢。

九丙,十居乙。

子巽,丑庚中。

以日主為主,如正月逢丁日,三月壬日是也。《幽微賦》云:仁慈敏惠,天月二德呈祥。

《考原》云:天德者,三合之氣也,如寅午戌合火局,故以火為德。正月丁,九月丙,五月乾戌,火墓在乾宮也。卯未亥合木局,故以木為德,六月甲,十月乙,二月坤未,木墓在坤宮也。辰申子合水局,故以水為德,三月壬,七月癸,十一月巽辰,水墓在巽宮也。巳酉丑合金局,故以金為德,四月辛,十二月庚,八月艮丑,金墓在艮宮也。。寅申巳亥月,乃五行長生之位,故配陰干。辰戌丑未月,乃五行墓庫之位,故配陽干。子午卯酉月,乃五行當旺之位,故配以墓辰本宮之卦,不用之而用干者,支地也,干天也。名曰天德,又用四卦以代辰戌丑未者,不用地支故也。

按《淵海子平》謂坤即申,乾即亥,巽即巳,艮即寅,而《考原》謂乾即戌,艮即丑,巽即辰,坤即未。以支論之似異,以卦論之實同,蓋一卦管三山也。然考之《協紀辨方》之月表,二五八十一月並無天德。


月德

《淵海子平》云:寅午戌月在丙,申子辰月在壬,亥卯未月在甲,巳酉丑月在庚。

以日主為主,正五九月逢丙,三七十一月逢壬日是也。

《協紀辨方》云:月陰也,陰無德,以陽之德為德,其一乎陽者,皆德也;其二乎陽者,皆匿也。是故正五九火則以丙為德。丙天上之火也。天上之火地火之所稟也,故寅午戌火月,以丙為月德,餘仿此。推甲丙庚壬皆陽也,陽者德也,是以不用乙丁辛癸也。然則天德何以有乙丁辛癸也?曰從天而言之,天稟陽,故德宜陽而陽,德宜陰而陰也。從月而言之,月稟陰,故專以陽為德也。然何以無戊也?曰三合只四行也,土寄其中,無適而非土也,居中者用中,生殺並施,德刑互濟,今專以德言之,則當旺之一為德,自不得及乎土也。土者地也,無德之德,是謂大德,大德者必不德也。


天赦

《淵海子平》云:春戊寅,夏甲午,秋戊申,冬甲子。

以日主為主,如春月逢戊寅日是也。《三車一覽賦》云:命中若逢天赦,一生處世無憂。

《天寶曆》云:天赦者,赦過宥罪之辰也,天之生育甲與戊,地之成立子午寅申,故以甲戊配成天赦也。


天乙貴人

《古歌》云:甲戊庚牛羊,乙己鼠猴鄉,

丙丁豬雞位,壬癸兔蛇藏,

六辛逢虎馬,此是貴人方。

以日主為主,如甲日見丑未,戊日見丑未皆是。《三車一覽賦》云:天乙貴人,得之聰明。

曹震圭曰:天乙者,乃紫薇垣前後門陰陽之界,故陽貴以甲加未順行,甲得未,乙得申,丙得酉,丁得亥,己得子,庚得丑,辛得寅,壬得卯,癸得巳,此晝貴也。陰貴以甲加丑逆行,甲得丑,乙得子,丙得亥,丁得酉,己得申,庚得未,辛得午,壬得巳,癸得卯,此夜貴也。戊以陽土助甲成功,故亦得丑未。若六辛之獨得寅午,則自然所致,更無疑矣。


文昌

《紫薇斗數》云:甲乙巳午報君知,丙戊中宮丁己雞,庚豬辛鼠壬逢虎,癸人見兔入云梯。

以日主為主,如甲見己,乙見午是也。經云:文昌入命,聰明過人,又主逢凶化吉。

按:文昌者,乃食神之臨官長生之所也。甲以丙為食神,丙臨官於巳,故甲以巳為文昌也。乙以丁為食神,丁臨官於午,故乙以午為文昌也。丙以戊為食神,戊寄生於申,故丙以申為文昌也。戊以庚為食神,庚臨官於申,故戊亦以申為文昌也。丁以己為食神,己長生於酉,故丁以酉為文昌也。己以辛為食神,辛臨官酉,故己亦以酉為食神也。庚辛壬癸仿此。


華蓋

《淵海子平》云:寅午戌見戌,巳酉丑見丑,申子辰見辰,亥卯未見未。

以日主為主,如寅午戌日,而年月時見戌者即是。《三車賦》云:華蓋重重,辛勤學藝。《造微賦》云:印逢華蓋,翰苑尊居。經云:華蓋逢空,偏宜僧道。

《三命通會》云:華蓋者,形象之稱也,蓋天有此星,其形如蓋,常覆乎大帝之座,故以三合本庫為華蓋也。如寅午戌見戌,火庫也,巳酉丑見丑,金庫也,餘仿此。


將星

《神逢通考》云:寅午戌見午,巳酉丑見丑,申子辰見子,亥卯未見卯。

以日主為主,如寅午戌日,而年月時見午者即是。《古歌》云:將行文武兩相宜,祿重權高足可知。《三命通會》云:將星者,如大將駐紮中軍中也,故以三合中位為將星。如寅午戌三合,午為中位,見午者是;巳酉丑三合,酉為中位,見酉者是,餘仿此。


驛馬

《淵海子平》云:申子辰馬在寅,寅午戌馬在申,巳酉丑馬在亥,亥卯未馬在巳。

以日主為主,如申子辰日,見寅即是。原註云:馬前為欄,馬後為鞍,蓋有馬要有鞍,而又必要有欄方好,若無鞍不能乘,無欄不能止,皆無用也。《身命賦》云:馬奔財鄉,發如猛虎。《造微賦》云:馬頭帶劍,威鎮邊疆。帶劍者壬申癸酉是也。

《協紀辨方》云:寅為功曹,申為傳送,亥為天門,巳為地戶,皆道路之象也。三合在寅午戌則對寅之申,有驛馬之象焉。三合在巳酉丑則對巳之亥,有驛馬之象焉。又驛馬者,不安其居之謂也。數窮則變,寅午戌之數盡,而恰遇夫申,火則將變而之乎水矣。火生於木,木絕於申,而申又生水以生木,是火以變而不窮也。巳酉丑之數盡,而恰遇夫亥,則金將變而之乎木矣。金生於火土,火土絕於亥,而亥又生木以生火,是金以變而不窮也。申子辰,亥卯未仿此。


三奇

《淵海子平》云:天上三奇甲戊庚,地下三奇乙丙丁,人中三奇壬癸辛。

以日主為主,順治者是,逆亂者非。《三命通會》云:凡命遇三奇,主壬精華異常,襟懷卓越,好奇尚大,不博學多能。帶天乙貴人者,勳業超群。帶天月二德者,凶災消散;帶三合入局者,國家良臣;帶空亡生旺者,山林隱士,富貴不淫,威武不屈,誠上格也。

珞王錄子曰:奇者,貴也,異也,謂萬物以貴為奇也。甲戊庚之所以為奇者,得貴人同臨之妙也。蓋先天起貴,三干同臨於丑未;後天起貴,三干亦同臨於丑未,此與別干迥異也。乙丙丁之所以為奇者,得貴人干德配支之妙也。蓋陽貴甲德起子,則乙德在丑,丙德在寅,丁德在卯。陰貴甲德在申,乙德在未,丙德在午,丁德在巳。干干相連無間,此與他干之間羅網,間天空,及不相連者迥異。辛壬癸之所以為奇者,德得天干聯珠相生之妙也。太乙經以為水奇,其義未明,姑闕之。


金輿祿

《星平會海》云:甲龍乙蛇丙戊羊,丁己猴歌庚犬旁,辛豬壬牛癸逢虎,此是金輿祿神方。

以日主為主,如甲日見辰,乙日見巳是也。《三命通會》云:金輿祿星,日時見之最吉,年月減輕,此星入命,主人性柔貌願,婦人逢之多富貴,男子得之多妻妾。

又云:輿者,車也。金者,貴之之義。譬之君子居官得祿,乘高車駟馬,金璧交輝,故金輿常居祿前二辰,如甲祿在寅,前二位為辰,故甲以辰為金輿也,餘仿此。


六甲空亡

《淵海子平》云:甲子旬中無戌亥,甲戌旬中無申酉,甲申旬中無午未,甲午旬中無辰巳,甲辰旬中無寅卯,甲寅旬中無子丑。

如日元在甲子旬中,年支時支見戌亥,即是空亡,見辰巳即是孤虛。原註云:空亡對沖者為孤虛。《造微賦》云:空亡更臨寡宿,孤獨龍鍾。《三命通會》云:凡帶此煞,生旺則氣度寬大,多火意外名利,死絕則多成多敗,漂泊無蹤,惟與貴人、華蓋、三奇、長生並見者,主大聰明。

《考原》:云:十日為旬,以十干配十二支,自甲至癸而止,餘二辰天干不及,故為空亡。如甲子至癸酉不及戌亥,故甲子旬以戌亥為空,餘仿此。

《協紀辨方》云:劉歆《七略》,有《風後孤虛》二十卷,今其書亡矣。古人以旬空為虛,其對為孤,如甲子旬中無戌亥,則戌亥為空,辰巳為孤也。兵法曰:背孤擊虛,一女可敵十夫。又按:旬中空亡,固不利矣,然猶有火空則發,金空則鳴之義,隨五行之性,輿所謂遇之格以為斷,未可盡以為凶。


四大空亡

《淵海子平》云:甲子並甲午,旬中水絕流;甲寅與甲申,金氣杳難求。

甲子甲午旬,生人見水,;甲寅甲申旬,生人見金,謂之正犯。如生年不犯,行運至水金處,亦謂之犯。《三命通會》云:凡帶此煞,主一生蹇滯,且多夭折。《壺中子》曰:顏回夭折,只因四大空亡。

原註云:六甲中只有甲辰甲戌二旬,金木水火土具全,若甲子甲午旬,則無水矣;甲寅甲申旬,則無金矣。因此四旬五行不備,故曰四大空亡。


十惡大敗

《淵海子平》云:甲辰乙巳與壬申,丙申丁亥及庚辰,戊戌癸亥加辛巳,己丑都來十位神。

以日主見者為是,年月時不論。《三命通會》云:此煞入命,未必皆凶。《協紀辨方》云:與天德月德並者不忌,得歲建月建太陽填實者,亦不忌,惟癸亥為干支俱盡,歲得吉解仍忌。

《通書》云:甲祿在寅,乙祿在卯,甲辰旬寅卯空,故甲辰乙巳為無祿日也。庚祿在申,辛祿在酉,甲戌旬中申酉空,故庚辰辛巳為無祿日也。丙戊祿在巳,甲午旬辰巳空故丙申戊戌為無祿日也,丁己祿在午,甲申旬中午未空,故丁亥己丑為無祿日也。壬祿在亥,甲子旬中戌亥空,故壬申為無祿日也。癸祿在子,甲寅旬子丑空,故癸亥為無祿日也。此十日,名曰無祿,又曰十惡大敗。


四廢

《協紀辨方》云:春庚申辛酉,夏壬子癸亥,秋甲寅乙卯,冬丙午丁巳。

以日主為主,年月時不論,如春月逢庚申辛酉日,皆為四廢。《三命通會》云:命帶四廢,主人作事不成,有始無終。如有生扶,不作此論。

曹震圭曰:四廢者,干支具絕也。假令庚申辛酉絕於春,寅卯辰也,他仿此。


天地轉煞

《淵海子平》云:春乙卯辛卯,夏丙午戊午,秋辛酉癸酉,冬壬子丙子。

以日主為主,如春月逢乙卯日,為天轉;逢辛卯日為地轉。《三命通會》云:命逢此日,必主夭折。《玄微賦》云:韓信被誅,因逢天地轉煞。如有制伏,不作此論。

原註云:天地轉者,乃干支納音俱專旺於四時之謂也。如春月乙卯日,干支皆屬木,專旺於春之時也,故為天轉。辛卯日,納音屬木,地支有屬木,亦專旺於春之時也。故為地轉,餘仿此。


劫煞

《三命通會》云:申子辰見巳,寅午戌見亥,巳酉丑見寅,亥卯未見申。

以日主為主,月時見之最重,年較輕,如申子辰日,見巳月巳時是也。《古歌》云:劫煞為災不可當,徒然奔走利名場。

原註云:劫者,奪也。自外奪之為劫,蓋劫在五行絕處也。如申子辰水局,絕於巳,巳中戊土劫水,故以巳為劫煞也。寅午戌火局絕於亥,亥中壬水劫火,故以亥為劫煞也,餘仿此。


亡神

《三命通會》云申子辰見亥,寅午戌見巳,巳酉丑見申,亥卯未見寅。

以日主為主,月時見之最重,年較輕,如申子辰日,見亥月亥時是也。《古歌》云:亡神入命禍非輕,用盡機關心不寧。

原註云:亡者,失也,自內失之謂之亡,蓋亡在五行臨官之地也。如申子辰水局,臨官於亥,亥中甲木盜水,故以亥為亡神也。寅午戌火局,火臨官於巳,巳中戊土盜火,故以巳為亡神也。餘仿此。


天羅地網

《淵海子平》云:戌亥為天羅,辰巳為地網。凡納音火命,見戌亥日為天羅;水土命,見辰巳日為地網,金木二命無之。

原註云:此煞入命,多主蹇滯,如並惡煞,而又五行無氣,必主死亡。行運至此,亦然。

《三命通會》云:羅網之說,其義明,然何以戌亥為天羅,辰巳為地網,蓋世道汙隆,人事得失,具有終極。戌亥者,六陰之終也;辰巳者,六陽之終也。陰陽終極,則暗昧不明,如人之在羅網也。


咸池一名敗神,一名桃花煞。

《三命通會》云寅午戌見卯,巳酉丑見午,申子辰見酉,亥卯未見子。

以日主為主,如寅午戌日,納音又屬火,見卯月卯時皆是。申子辰日,納音又屬水,見酉月酉時皆是。《幽微賦》云:酒色倡狂,只為桃花帶煞。

原註云:《淮南子》曰:日出扶桑,人於咸池,故五行沐浴之地,名咸池。是取日入之義。萬物暗昧之時也。寅午戌合火局,長生於寅,沐浴於卯,故卯為咸池。巳酉丑合金局,長生於巳,沐浴於午,故以午為咸池,餘仿此。


羊刃對宮曰飛刃,又曰唐符

《淵海子平》云:甲日羊刃在卯,乙日羊刃在辰,丙戊日羊刃在午,丁己日在未,庚日羊刃在酉,辛日羊刃在戌,壬日羊刃在子,癸日羊刃在丑。

如甲日,見卯年卯月卯時皆是。經云:煞刃兩停,位之候王。又云:身強遇刃,災禍勃然。

希夷曰:陰陽萬物之理,皆惡極盛,當其極處,火則焦滅,水則潰竭,金則破缺,土則崩裂,木則摧折,故既成而未極則為吉,已極則反為凶。極盛之地,十干中正處是也。卯者,甲之正位,為陽木之極;辰者,乙之正位,為陰火之極;酉者,庚之正位,為陽金之極;戌者辛之正位,為陰金之極;子者,壬之正位,為陽水之極;丑者,癸之正位,為陰水之極。當其極處,其性剛烈,其氣暴戾,所以祿前一辰為羊刃,對沖為飛刃。既盛而未極,則溫柔和暢,故刃後一辰為祿也。

按:《易》云,兌為羊,其質好剛鹵。《說文》云,刃,刀堅也。象刀有刃之形,古人以極盛之處曰羊刃,極言其至剛堅,而易蹈危險也。《乾元秘旨》泥於祿前一位為刃之說,並不深思五行之義,誤以乙刃在寅,丁己刃在巳,辛刃在申,癸刃在亥,不足為訓也。

又按:吉神化君子也,凶煞猶小人也。親君子,遠小人,古有明訓。然君子小人,又有真偽之分,不可不辨。真君子親之固宜,偽君子又豈可親之乎?真小人遠之固宜,偽小人又何必遠之耶!況偽君子之為禍,人皆不測,故受害獨多。真小人之為禍,人可易防故受害較少。如貴人文昌等,裨益日主,誠君子矣,然有反傷八字之用神者,乃偽君子也,當以凶言。咸池羊刃等,妨礙日主,誠小人矣,然有反助八字之用神者,乃偽小人也,又豈可以凶言乎。此特言其大要而已,至於吉神力微其福輕,凶煞勢盛其禍烈,尤不可不細心鑒別也。


卷四

宜忌

論天干宜忌

《滴天髓》云:甲木參天,脫胎要火。春不容金,秋不容土。火熾乘龍,水宕騎虎。地潤天和,植立千古。

純陽之木,參天雄壯。火者木之子也,旺木得火而愈敷榮。生於春則欺金,而不能容金也;生於秋則助金,而不能容土也。寅午戌,丙丁多見而坐辰,則能歸;申子辰,壬癸多見而坐寅,則能納。使土氣不干,水氣不消,則能長生矣。

乙木雖柔,刲羊解牛。懷丁抱丙,跨鳳乘猴。虛濕之地,騎馬亦憂。藤蘿系甲,可春可秋。

乙木者,生於春如桃李,夏如禾稼,秋如桐桂,冬如奇葩。坐丑未能制柔土,如割宰羊、解割牛然,只要有一丙丁,則雖生申酉之月,亦不胃之;生於子月,而又壬癸發透者,則雖坐午,亦能發生。故益知坐丑未月之為美。甲與寅字多見,弟從兄義,譬之藤蘿附喬木,不畏斫伐也。

丙火猛烈,欺霜侮雪。能煆庚金,逢辛反怯。土眾成慈,水猖顯節。虎馬犬鄉,甲木若來,必當焚滅(一本作虎馬犬鄉,甲來成滅)。

火陽精也,丙火灼陽之至,故猛烈,不畏秋而欺霜,不畏冬而侮雪。庚金雖頑,力能煆之,辛金本柔,合而反弱。土其子也,見戊己多而成慈愛之德;水其君也,遇壬癸旺而顯忠節之風。至於未遂炎上之性,而遇寅午戌三位者,露甲木則燥而焚滅也。

丁火柔中,內性昭融。抱乙而孝,合壬而忠。旺而不烈,衰而不窮,如有嫡母,可秋可冬。

丁干屬陰,火性雖陰,柔而得其中矣。外柔順而內文明,內性豈不昭融乎?乙非丁之嫡母也,乙畏辛而辛抱之,不若丙抱甲而反能焚甲木也,不若乙抱丁而反能晦丁火也,其孝異乎人矣。壬為丁之正君也,壬畏戊而丁合之,外則撫恤戊土,能使戊土不欺壬也,內則暗化木神,而使戊土不敢抗乎壬也,其忠異乎人矣。生於秋冬,得一甲木,則倚之不滅,而焰至無窮也,故曰可秋可冬。皆柔之道也。

戊土固重,既中且正。靜翕動辟,萬物司命。水潤物生,火燥物病。若在艮坤,怕沖宜靜。

戊土非城牆堤岸之謂也,較己特高厚剛燥,乃己土發源之地,得乎中氣而且正大矣。春夏則氣辟而生萬物,秋冬則氣翕而成萬物,故為萬物之司命也。其氣屬陽,喜潤不喜燥,坐寅怕申,坐申怕寅。蓋沖則根動,非地道之正也,故宜靜。

按:今人每以戊土為城牆堤岸之土,謂不能發生萬物,讀此便知其誤。若夫水潤物生,火燥物病二句,其義重潤字、燥字、非謂戊土不宜見火,只宜見水也。若四柱水多,必須火喧,不可以燥言;四柱火多,必須水潤,不可以濕言。明乎此理,不獨可以論戊土,而己土亦可以類推。

己土卑濕,中正蓄藏。不愁木盛,不畏水狂。火少火晦,金多金光。若要物旺,宜助宜幫。

己土卑薄軟濕,乃戊土枝葉之地,亦主中正而能蓄藏萬物。柔土能生木,非木所能剋,故不愁木盛;土深而能納水,非水所能蕩,故不畏水狂。無根之火,不能生濕土,故火少而火反晦;濕土能潤金氣,故金多而金光彩,反清瑩可觀。此其無為而有為之妙用。若要萬物充盛長旺,惟土勢深固,又得火氣暖和方可。

庚金帶煞,剛健為最。得水而清,得火而銳。土潤則生,土干則脆。能贏甲兄,輸於乙妹。

庚金乃天上之太白,帶殺而剛健。健而得水,則氣流而清;剛而得火,則氣純而銳。有水之土,能全其生;有火之土,能使其脆。甲木雖強,力足伐之;乙木雖柔,合而反弱。

辛金軟弱,溫潤而清。畏土之疊,樂水之盈。能扶社稷,能救生靈。熱則喜母,寒則喜丁。

辛乃陰金,非珠玉之謂也。凡溫軟清潤者,皆辛金也。戊己土多而能埋,故畏之;壬癸水多而必秀,故樂之。辛為丙之臣也,合丙化水,使丙火臣服壬水,而安扶社稷;辛為甲之君也,合丙化水,使丙火不焚甲木,而救援生靈。生於九夏而得己土,則能晦火而存之;生於隆冬而得丁火,則能敵寒而養之。故辛金生於冬月,見丙火則男命不貴,雖貴亦不忠;女命剋夫,不剋亦不和。見丁男女皆貴且順。

按:辛金軟弱,似如庚金剛健不同。然寒則喜丁,亦有非火不為功者,今人泥辛為珠玉之說,概為忌火毀傷,豈不謬甚。

壬水通河,能泄金氣,剛中之德,周流不滯。通根透癸,沖天奔地。化則有情,從則相濟。

壬水即癸水之發源,昆侖之水也;癸水即壬水之歸宿,扶桑之水也。有分有合,運行不息,所以為百川者此也,亦為雨露者此也,是不可歧而二之。申為天關,乃天河之口,壬水長生於此,能泄西方金氣。周流之性,沖進不滯,剛中之德猶然也。若申子辰全而又透癸,則其勢沖奔,不可遏也。如東海本發端於天河,複成水患,命中遇之,若無財官者,其禍當何如哉!合丁化木,又生丁火,則可謂有情;能制丙火,不使其奪丁之愛,故為夫義而為君仁。生於九夏,則巳、午、未、申火土之氣,得壬水薰蒸而成雨露,故雖從火土,未嘗不相濟也。

癸水至弱,達於天津。得龍而運,功化斯神。不愁火土,不論庚辛。合戊見火,化象斯真。

癸水乃陰之純而至弱,故扶桑有弱水也。達於天津,隨天而運,得龍以成云雨,乃能潤澤萬物,功化斯神。凡柱中有甲乙寅卯,皆能運水氣,生木制火,潤土養金,定為貴格,火土雖多不畏。至於庚金,則不賴蜞生,亦不忌其多。惟合戊土化火也,戊生寅,癸生卯,皆屬東方,故能生火。此固一說也,不知地不滿東南,戊土之極處,即癸水之盡處,乃太陽起方也,故化火。凡戊癸得丙丁透者,不論衰旺,秋冬皆能化火,最為真也。


論干支異同

山陰沈孝瞻《子平真詮》云:天地之間,一氣而已。惟有動靜,遂分陰陽。有老少,遂分四象。老者極動靜之時,是為太陽太陰;少者初動初靜之際,是為少陰少陽。有是四象,而五行具於其中矣。水者,太陰也;火者,太陽也;木者,少陽也;金者,少陰也;土者,陰陽老少、木火金水沖氣所結也。有是五行,何以又有十干十二支乎?蓋有陰陽,因生五行,而五行之中,各有陰陽。即以木論,甲乙者,木之陰陽也。甲者,乙之氣;乙者,甲之質。在天為生氣,而流行於萬物者,甲也;在地為萬物,而承茲生氣者,乙也。又細分之,生氣之散佈者,甲之甲,而生氣之凝成者,甲之乙;萬木之所以有枝葉者,乙之甲,而萬木之枝枝葉葉者,乙之乙也。方其為甲,而乙之氣已備;及其為乙,而甲之質乃堅。有是甲乙,而木之陰陽具矣。何以複有寅卯者,又與甲乙分陰陽天地而言之者也。以甲乙而分陰陽,則甲為陽,乙為陰,木之行於天而為陰陽者也。以寅卯而陰陽,則寅為陽,卯為陰,木之存乎地而為陰陽者也。以甲乙寅卯而統分陰陽,則甲乙為陽寅卯為陰,木之在天成象而在地成形者也。甲乙行乎天,而寅卯受之;寅卯存乎地,而甲乙施焉。是故甲乙如官長,寅卯如該管地方。甲祿於寅,乙祿於卯,如府官之在郡,縣官之在邑,而各司一月之令也。甲乙在天,故動而不居。建寅之月,豈必當甲?建卯之月,豈必當乙?寅卯在地,故止而不遷。甲雖遞易,月必建寅;乙雖遞易,月必建卯。以氣而論,甲旺於乙;以質而論,乙堅於甲。而俗書謬論,以甲為大林,盛而宜斬,乙為微苗,脆而莫傷,可為不知陰陽之理者矣。以木類推,余者可知,惟土為木火金水沖氣,故寄旺於四時,而陰陽氣質之理,亦同此論。欲學命者,必須先知干支之說,然後可以入門。


論五行生剋制化宜忌

徐大升曰:金賴土生,土多金埋;土賴火生,火多土焦;火賴木生,木多火熾;木賴水生,水多木漂;水賴金生,金多水濁。

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水能生木,木盛水縮;木能生火,火多木焚;火能生土,土多火埋;土能生金,金多土弱。

金能剋木,木堅金缺;木能剋土,土重木折;土能剋水,水多土流;水能剋火,火多水熱;火能剋金,金多火熄。

金衰遇火,必見銷鎔;火弱逢水,必為熄滅;水弱逢土,必為淤塞;土衰遇木,必遭傾陷;木弱逢金,必為砍折。

強金得水,方挫其鋒;強水得木,方泄其勢;強木得火,方化其頑;強火得土,方止其焰。強土得金,方制其壅。


論四時之木宜忌

《窮通寶鑒》云:生於春月之木,餘寒猶有。得火溫燠,別無盤屈之患。得水潤之,而有舒暢之美。然水多則木濕,水缺則木枯,必須水火既濟方佳。至於土多則損力堪虞,土薄則豐財可許。如逢金重,見火無傷,假使木強,得金乃發。

夏月之木,根干葉燥,盤而且直,曲而已伸。欲其水盛,而成滋潤之力,誠不可少。忌其火旺,而招焚化之憂,故獨為凶。喜土在薄,不宜重厚,厚則反為災咎。惡金在多,不可欠缺,缺則不能琢削。重重見木,徒以成林。疊疊逢華,終無結果。

秋月之木,氣漸淒涼,形漸凋敗。初秋之時,火氣未除,猶喜水土以相滋。中秋之令,果已成實,欲得剛金而修削。霜降後不宜水盛,水盛則木漂。寒露節又喜火炎,火炎則木實。木多有多材之美,土厚無己任之才。

冬月之木,盤曲在地。欲土金而培養,惡水盛而亡形。金縱多不能剋伐,火重見溫燠成功。歸根複命之時,木病安能輔助。惟忌死絕,只宜生旺。


論四時之火宜忌

《窮通寶鑒》云:生於春月,母旺子相,勢力並行。喜木生扶,不宜過旺,旺則火炎。欲水既濟,不愁興盛,盛則沾恩。土多則蹇塞埋光,火盛則傷多爆燥。金見多可以施功,縱重疊妻財猶遂。

夏月之火,勢力行權。逢水制,則免自焚之咎。見木助,必招夭折之患。遇金必作良工,得土遂成稼穡。金土雖為美麗,無水則金燥土焦。再加火助,太過傾危。

秋月之火,性息體休。得木生,則有複明之慶。遇水剋,難逃隕滅之災。土重而掩息其光,金多而損傷其勢。火見火以光輝,縱疊見而轉利。

冬月之火,體絕形亡。喜木生而有救,遇水剋以為殃,欲土制為榮,愛火比為利。見金而難任為財,無金而不遭妻害。天地雖傾,水火難滅。


論土四時宜忌

《窮通寶鑒》云:生於春月,其勢虛弱。喜火生扶,惡木太過。忌水氾濫,欲喜比助。得金而制木為祥,金若多仍盜土氣,

夏月之土,其勢燥烈。得盛水滋潤成功,忌旺火煆煉焦赤。木助火炎,生剋無良。金生水泛,妻財有益。見比肩蹇滯不通,如太過又喜木襲。

秋月之土,子旺母衰。金多而耗盜其氣,木盛而制伏純良。火重重而不厭,水泛泛而非祥。得比肩則能助力,至霜降不比無妨。

冬月之土,外寒內溫。水旺財豐,金多子秀。火盛有榮,木多無咎。再加土助猶佳,惟喜身強足壽。


論四時之金宜忌

《窮通寶鑒》云:生於春月,餘寒未盡,貴乎火氣為榮,性柔體弱,欲得厚土輔助。水盛增寒,難施鋒銳之勢。木旺損力,反招銼鈍之危。金來比助扶持最喜,比而無火,失類非良。

夏月之金,性尚在柔,形未執方,尤嫌死絕。火多而卻為不厭,水盛而滋體呈祥,見木而助鬼傷身,遇金而扶持精壯。土薄而最為有用,土厚而埋沒無光。

秋月之金,當權得令。火來煆煉,遂成鐘鼎之材。土多培養,反為頑濁之氣。見水則精神越秀,逢木則琢削施威。金助愈剛,剛過必缺。氣重愈旺,旺極則害。

冬月之金,形寒性冷。木多則難旋琢削之功,水盛而未免沉潛之患。土能制水,金體不寒,火來取土,子母成功。喜比肩聚氣相扶,欲官印溫養為利。


論四時之水宜忌

《窮通寶鑒》云:生於春月,性濫滔淫。再逢水助,必有崩堤之勢。若加土盛,則無泛漲之憂。喜金生扶,不宜金盛,欲火既濟,不要火多。見木而可以施功,無土而仍愁散漫。

夏月之水,執性歸源,時當涸際,欲得比肩。喜金生而助體,忌火旺而太炎。木盛則耗盜其氣,土旺則剋制其流。

秋月之水,母旺水相,裏瑩表光。得金助則能清澄,逢土旺則嫌混濁。火多而財盛,太過不宜。木重而妻榮,中和為利。重重見水,增其氾濫之憂,疊疊逢土,始得清平之意。

冬月之水,司令專權。遇火則增暖除寒,見土則形藏歸化。金多反曰無義,木盛是謂有情。土太過剋制水死,水泛漲喜土為堤。

按:《滴天髓》之論十干宜忌,可謂義理精深矣,沈孝瞻之論干支異同,可謂發前人之未發矣。徐大升論五行生剋,《窮通寶鑒》之論五行四時宜忌,俱可謂簡括詳明矣。然初學讀此,猶難解悟,茲特提綱攜領言之,俾研究命理者,知宜忌所在,即可定用神之去取也。

凡日主屬木者,須辨其木勢盛衰。木重水多則為盛,宜金斫木,金少者逢土亦佳。木微金剛則為衰,宜火制金,火少逢木亦妙。至於水盛則木漂,取土為上,火次之。土重則木折,取木為上,水次之。火多則木焚,取水為上,金次之。

凡日主屬火者,須辨其火力有餘不足,火炎木多,則為有餘,宜水濟之,水衰者,逢金亦妙。火弱水旺,則為不足,宜土制水,土衰者逢火亦妙。至於木多則火熾,取水為上,金次之。金多則火熄,取火為上,木次之。土多則火晦,取木為上,水次之。

凡日主屬土者,須辨其土質厚薄,土重水少則為厚,宜木疏土。木弱者,逢水亦佳。土輕木盛則為薄,宜金制木,金弱者,逢土亦妙。至於火多則土焦,取水為上,金次之。水多則土流,取土為上,火次之。金多則土弱,取火為上,木次之。

凡日主屬金者,須辨其金質老嫩。金多土厚則為老,宜火煉金,火衰者逢木亦妙。木重金輕則為嫩,宜土生金,土衰者逢金亦佳。至於土多則金埋,取木為上,水次之。水多則金沉,取土為上,火次之。火烈則金傷,取水為上,金次之。

凡日主屬水者,須辨其水勢大小。水多金重則為大,宜土禦水,土弱者逢火亦妙。水少土多則為小,宜木剋土,木弱者逢水亦佳。至於金多則水濁,取火為上,木次之。火炎則水灼,取水為上,金次之,木多則水縮,取金為上,土次之。


論五行四時九州分野宜忌

萬育吾曰:二氣者,陰陽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時者,春、夏、秋、冬也;地者,冀、青、兗、徐、揚、荊、梁、雍、豫也。蓋天有陰陽,行於四時;地有五行,具於九州,正朱子所謂五行質具於地、氣行於天,故天有春夏秋冬,地有金木水火,皆以時地相為用也。今之談命者,但知論陰陽五行而不知兼論方隅與晝夜陰晴,所以有年日月時同而貴賤壽夭迥異,便謂五行無據,啟世人不信命之疑,亦誣點。嗟夫,人生天地,莫逃五行;九州分疆,風氣異宜,陰晴寒暖,理難一律。人稟天地靈氣以生一時,得氣各自不同,所以貴賤壽夭難以八字拘也。且以甲乙寅卯屬木,生於兗、青為得地,春令為得時。丙丁巳午屬火,生於徐、揚為得地,夏令為得時。戊己辰戌丑未屬土,生於豫州為得地,四季月為得時。庚辛申酉屬金,生於荊梁為得地,秋冬為得時。壬癸亥子屬水,生於冀、雍為得地,冬令為得時。況晝夜陰晴之間有寒有暖,陰陽造化之內有喜有忌,生剋制化,抑揚輕重,妙在識其通變,不可執一論也。

按:凡八字用神所取在木者,生春令,產兗青諸域(此就禹域而言,餘仿此。)必發,晴雨晝夜相同。若生秋令,產荊梁諸域不發,天雨夜深猶可,天晴傍午更遜。用神所取在火者,生夏令,產徐揚諸域必發,天晴傍午大發,天雨夜深稍滅。若生冬令,產冀雍諸域不發,天晴傍午尚可,天雨夜深更遜。用神所取在土者,生四季,產豫州諸域必發,天晴傍午大發,天雨夜深稍滅。若生春令,產兗青諸域不發,天青傍午尚可,天雨夜深更遜。用神所取在金者,生秋令,產荊梁諸域必發。天雨夜深猶可,天晴傍午稍滅。若生夏令,產徐揚諸域不發,天晴傍午尚可,天域夜深更遜。用神所取在水者,生冬令,產冀雍諸域必發,天雨夜深大發,天晴傍午稍滅。若生夏令及四季,而又生徐揚豫諸域,天雨夜深尚可,天晴傍午更遜。蓋八字用神,全賴天時、地利交互資助。兩得者大發,得天時而不地利者次,得地利而不得天時者又次。若天時地利皆不得,則用神無所依附,獨木不能成林,孤軍不能獨勝,必諸貧夭。然先哲有言,勤儉以救貧,攝生以治夭,此又人力所當自盡力,足以培補後天者也。


論比肩宜忌劫財敗財同

《子平撮要》云:比肩要逢官煞制,《玄機賦》云:日干無氣遇劫為強。

按:比肩何以要官煞制,蓋日主太強,八字中比肩、劫財、敗財曾見疊出,而傷官、食神鮮見,必須官煞以制之,始可循正軌。猶人之兄弟眾多,必須長官以約束之,嚴師以教導之,乃成優美人材。故《子平撮要》云:比肩要逢官煞制,日干無氣何以遇劫為強,蓋日主太弱,八字中並無正印,而官、煞、財、傷甚重,不得己而籍劫財、敗財之贊助。猶人之身體廢馳,不能自治,必須兄弟輩襄理一切,乃可轉弱為強。故《玄機賦》云:日干無氣,遇劫為強。


論食神宜忌

《子平撮要》云:用之食神不可奪,《古歌》云:食神最喜劫財鄉。

按:用之食神,何以不可奪?蓋日主太強,八字中比劫林立,而財官卒鮮,正賴食神,盜泄其精華,使之盡其所長,若見印綬以奪之,嗚呼可。猶人之年方少壯,正可抒發抱負,進取利名。若以微祿羈靡之,虛榮束縛之,豈非貽誤人耶?故《子平撮要》云:用之食神不可奪,食神又何以最喜劫財?蓋日主太弱,八字中食神重重,而又有財無印,用財星而日主力量難勝,用食神而元氣更傷,不得已籍劫財、敗財之贊助。猶人之精神不足,時務太繁,必須得同心者輔佐之,乃可化難為易。故《古歌》云:食神最喜劫財鄉。


論傷官宜忌

《古歌》云:傷官傷盡最為奇。又云:傷官見官禍百端。《子平撮要》云:傷官猶喜見財星。《玄機賦》云:傷官用印宜去財。《古歌》云:傷官不怕比劫逢。

按:傷官何以傷盡為奇?蓋日主太強,八字比劫重逢,而財星太少,正賴傷官生財,以盡其妙。猶人之年少家貧,必須振刷精神,擴張事業,故《古歌》云:傷官傷盡最為奇。傷官又何以見官為禍?蓋日主太強,八字中比劫重逢,而傷官當道,若見正官,則傷官必奮起而箋害之。猶人之背理涉訟,恃強汙官,有不遭譴責者乎?故又云:傷官見官禍百端。傷官又何以喜見財?蓋日主太強,八字中比劫重逢,而傷官、正官又同處戰爭地位,則必用財化解。猶人之忤官獲罪,施以罰金,則消患無形矣。故《子平撮要》云:傷官猶喜見財星。傷官用印何以宜去財?蓋日主太弱,八字中傷官疊出,正賴印綬生扶,始免傷官盜瀉之害。若見財星,則印綬破傷。猶人之體弱事繁,正值節勞靜養,服藥調攝之時,豈堪再冒險而謀利乎?蓋日主太弱,八字中傷官重逢,用傷官而元氣不經盜泄,用財煞,而身體不生摧殘,惟有取比肩、劫財、敗財為用,始免此患。猶人之精神萎靡,不能治事,必賴同氣者協助。故《古歌》云:傷官不怕比劫逢。


論財星宜忌

《子平撮要》云:用之財星不可劫。《古歌》云:身強財旺皆為福,若帶官星更妙哉。又云:日主無根財太重,全憑印綬護身軀。《玄機賦》云:財旺者遇比何妨。子平云:日主無根,棄命從財。

按:財星何以不可奪?蓋日主太強,八字財星不多,官煞罕見,正賴財星為用,若見比劫,則財星破矣。猶人之家貧人眾,全賴此少數儲金,為生活之資本,豈堪再經盜瀉。故《子平撮要》云:用之為財不可劫。財旺身強,又何以帶官星妙?蓋日主太強,八字中比劫雖多,而財星頗旺,身強用財,固是美事,再帶官星,以去比劫,妙不可言。猶人之身強家富,固以愉快,若再納粟奏名,顯榮鄉里,其樂又何如耶。故《古歌》云:身強財旺皆為福,若帶官星更妙哉。財太重,又何以全憑印綬?蓋日主太弱,八字中財星疊見,比劫不逢,必須印綬護持之,乃免財多身弱之患。猶人之資財富足,而無自治能力,必賴椿萱庇蔭,始無失散之虞。故《古歌》云:日主無根財太旺,全憑印綬護身軀。財旺又何以遇比劫無妨?蓋日主太弱,八字中財星疊見,印綬無權,必須比劫盜助之,乃得眾擎易舉之效。猶人之財產豐盈,不遑兼顧,須選會計為之管理也。故《玄機賦》云:財旺者遇比何妨。日主無根,又何以棄命從財?蓋日主太弱,八字中財疊見,欲籍印綬護持,而印綬闕如。欲籍比劫資助,而比劫亦闕如,無已,惟有棄命從財,反取財為用神。猶人之家貧親逝,既無昆仲,又無奧授,只有舍丈夫之特性,作贅婿之新郎,庶可免淒涼之苦,而得家室之歡。故子平云:日主無根,棄命從財。


論正官宜忌

《子平撮要》云:用之正官不可傷。又云:官輕見財為福利。《繼善篇》云:有官有印,無破作廟廊之材。《玄機賦》云:重犯官星,只宜制伏。

按:用之官星,何以不可傷?蓋日主太強,八字中比劫甚重,財星不多,正賴官星以制比劫,使之不敢奪財,若見傷官以傷之,則官星失其效力,而比劫倡狂矣。猶人家道饒余,全憑法律保護,若世亂官箋,則盜賊橫行,身家不保,其害可勝言哉。故《子平撮要》云:用之正官不可傷。官星輕又何以見財為福?蓋日主太強,八字中比劫重,官星輕,但憑無力之官星,不能制有氣之比劫,必須籍財生官,而官星始有效力。猶人之因爭而訟,既具充足理由,又占富裕地位,則長官必格外垂青,而速行判直也。故《子平撮要》云:官輕見財為福利。有官又何以要有印?蓋日主太弱,八字中官星頗旺,比劫甚少,必須印綬生扶,而官星始我為福。猶人之既得功名,又受權印,即可建功立業,利國福民。否則不過一閑曹,豈能更圖遠大哉。故《繼善篇》云:有官有印,無破作廟廊之材。重犯官星,又何以只宜制伏?蓋日主太弱,八字中官星疊見,印綬不逢,有可無生,不得已籍傷官以傷之,庶不致摧殘淨盡。猶人之勢孤涉訟,屢遭撲責,必得強有力者,為之據理抗爭,乃可轉危為安。故《玄機賦》云:重犯官星,只宜制伏。


論七煞宜忌

《繼善篇》云:身強煞淺,假煞為權。經云:煞輕者喜財生之。《玄機賦》云:煞重身輕,制鄉有益。又云:身弱有印,煞旺無妨。子平云:日主無根,棄命從煞。

按:身強煞淺,何以假煞為權?蓋日主太強,八字中比劫多,財星少,官星晦,正賴七煞補官星之不逮,以制比劫,使之不敢覬覦財星。猶人之財產豐富,既少長官法律之保護,必須聯合鄉黨之強有力者,為之屏障,此即古人自治之義。故《繼善篇》云:身強煞淺,假煞為權。煞輕何以喜財生者?蓋日主太強,八字中比劫重,七煞輕,若籍七煞以制比劫,而七煞畏難思退,必須財星生之,乃有效力。猶人之僻居鄉里,因事相爭,每籍鄉里之強有力者,為之排難解紛。然若無隆情酬報,彼亦豈能為我直耶。故經云:煞輕者喜財生之。煞重身輕,又何以制鄉有義?蓋日主太弱,八字中七煞多,比劫少,既無比劫奪財,何須七煞箋身,必賴食神傷官以制之,乃可自存。猶人之家資頗富,並無親族貧乏者與之為難,彼亦何苦受權豪之剝削,是必施其智謀以抵抗之,始可安樂。故《玄機賦》云:煞重身輕,制鄉有益。身弱有印,又何以煞旺無妨?蓋日主太弱,八字中七煞雖旺,得印綬生身,仍無他害。猶人之知識淺薄,家資富裕,小人逼處,似屬危險。然得椿萱庇蔭,仍可暇豫無傷。故《玄機賦》云:身弱有印,煞旺無妨。日主無根又何以棄命從煞?蓋日主太弱,八字中七煞林立,既無印綬護身,比劫相勢,又無傷食制煞,獨立無援,不得已棄命從煞,反取七煞為用神。猶人之孤身遠行,途遇盜賊,惟有俯首貼耳,聽其搜索,乃可保生命而步康莊,若稍示違抗,能無殺身之禍耶。故子平云:日主無根,棄命從煞。


論印綬宜忌

《玄機賦》云:印多者形財而發。《子平撮要》云:用之印綬不可破

按:印多何以行財運而發?蓋日主太強,八字中印綬多,比劫眾,必賴財星破印,始免滿損之虞。猶人之年富力強,衣食豐足,必須發奮經營,多方勞動,而身體始可康寧。若但飽食終日,無所事事,則疾病相侵矣。故《玄機賦》云:印多者喜行財地。用之印綬,又何以不可破?蓋日主太弱,八字中官煞重,比劫輕,正賴印綬生扶,始免摧殘之害。猶人之家富身衰,只宜息肩養性,不可爭利好名。若不知此而妄為,未有不因勞致疾者。故《子平撮要》云:用之印綬不可破。以上所釋,皆以日主強弱為綱,用神宜忌為目,凡先賢定名取用之義,皆以淺說申明之,非敢謂為儘是,要以不出先賢人情物理,寓勸於懲之意。至於次序先後,與古人略異者,蓋古人以吉凶名詞分先後,茲以十干生剋次序分先後,故一曰比劫,二曰食傷,三曰財星,四曰官煞,五曰印綬。猶人之先有身體,後有學術,再後有財產,有財產而後籍長官保護,權印設施,乃可治安。此理勢之自然,斷非人力私智之所能造作也。沈孝瞻曰:財與印不分偏正,同為一格論,故此篇偏財、偏印不另贅述。


用神

論病藥

何以為之病?原八字中原有所害之神也。何以為之藥?如八字有所害之字,而得一字而去之之謂也。如朱子所謂各因其病而藥之也。故書云:有病方為貴,無傷不是奇,格中如去病,財祿兩相隨。命書萬卷此四句為之括要。蓋人之造化雖貴中和,若一一於中和則安得探其消息,而論其休咎也?若今之至富至貴之人,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空乏其身,然後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人命之妙其猶此乎。愚嘗先來喑病藥之說,屢以中和以究人之造化,十無一二有驗,又以財官為論,亦具無歸趣。後始得悟病藥之旨,再以財官中和參看,則嘗失八九,而得其造化所以然之妙矣!何以言之,假如人八字中四柱純土,水日干,則為煞重身輕;如金日干,土厚埋金;火日干,則晦火無光;水日干,則為財多身弱;土日干,則為比肩太重。是則土為諸格之病,具喜木為醫藥,以去其病也,如用財見比肩為病,喜官煞為藥也;如用食神傷官,以印為病,喜財為藥也;或本身病重而藥少,或本身病輕而藥重,又宜行運以取其中和也。若病重而得藥大富大貴之人也,病輕而得藥略富略貴之人也,無病而無藥不富不貴之人也。究人之命,將何以探其玄妙?如八字中先看了日干,次看了月令,且如月令中支中所屬是火,先看月令中次一火字起,又看年上或有火,又看月時上或有火,且雖指點次火,做一處看,或為病,或非病,又或地支雖又藏有別物,且不必看,若再看別物,則泥雜不明。故曰從重者論,此理是看命下手處,若以火論,又再看水,看金,看土,則不知命理之要也。若財官印綬有病,即要醫其財官印綬也。如身主有病,就要醫身主也,如八字純然不旺不弱,原財官印綬具無損傷,日干氣又得中和,並無起發可觀,此是平擦常人也。然病藥之說,此是第一家緊要,售斯術者不可不精察也。

按:病藥之說,乃張神峰所創造,然實從子平所云,有病方為貴,無傷不是奇,太過宜剝削,不及宜生扶,之數語推演而得,誠論用神之入手法也。


論衰旺

《滴天髓》云:能知衰旺之真機,其於三命之奧,思過半矣。

旺則宜瀉宜傷,衰則喜幫喜助,子平之理也。然旺中有衰者存,不可損也;衰中有旺者存,不可益也。旺之極者不可損,以損在其中矣;衰之極者不可益,以益在其中矣。至於實所當損者,而損之反凶;弱所當益者。而益之反害。如此真機,皆能知之,又何難於詳察三命之微奧焉。

按:欲求用神之所在,當知衰旺之真相。欲知衰旺之真相,當知旺中有衰,衰中有旺,旺極忌損,衰極忌益之義。否則似是而非,豈能鑒別榮枯耶。


論四吉神能破格

沈孝瞻曰:財官印食,四吉神也,然用之不當,亦能破格。如食神帶煞,透財為害,財能破格也;春木火旺,見官則忌,官能破格也;煞逢食制,透印無功,印能破格也;財旺生官,露食則雜,食能破格也。是故官用食破,印用財破,譬之用藥,參、苓、芪、術,本屬良材,用之失宜,反足害人。


論四凶神能成格

沈孝瞻曰:煞傷梟刃,四凶神也,然施之得宜,亦能成格。如印綬根輕,透煞為助,煞能成格也。財逢比劫,傷官可解,傷能成格也。食神帶煞,靈梟得用,梟能成格也。財逢七煞,刃可解厄,刃能成格也。是故財不忌傷,官不忌梟,煞不忌刃,如治國長搶大戟,本非美具,而施之得宜,可以戡亂

按:四吉神能破格,四凶神能成格,古人間有言之者,多不明了。熟讀此篇,固不致見財、官、印、食即言吉,見煞、傷、梟、刃即言凶,且可知成格,破格所以然之理。


論用神

沈孝瞻曰:八字用神,專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剋不同,格局分焉。財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順用之者也;煞傷劫刃,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當順而順,當逆而逆,配合得宜,皆為貴格。是以善而順用之,則財喜食神以相生,生官以護財;官喜透財以相生,生印以護官;印喜官煞以相生,劫財以護印;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財以護食。不善而逆用之,則七煞喜食神以制伏,忌財印以資扶;傷官喜佩印以制伏,生財以化傷;陽刃喜官煞以制伏,忌官煞之俱無;月劫喜透官以制伏,利用財而透食以化劫。此順逆之大略也。凡看命者,先看用神之何屬,然後或順或逆,以年、月、日、時、逐干、逐支參配,則權衡之,則富貴貧賤,自有一定之理也。不向月令求用神,而妄取用神者,執假失真也。

按:論用神專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剋不同,格局分焉。此數語,為用神執扼要法。至於財喜食以相生,生官以護財;煞喜食以制伏,忌財印以資扶之,皆備列於宜忌門中,學者宜參觀互證之。


論用神成敗救應

沈孝瞻曰:用神專尋月令,以四柱配之,必有成敗。何謂成?如官逢財印,又無刑衝破害,官格成也。財生官旺,或財逢食生而身強帶比,或財格透印而位置妥貼,兩不相剋,財格成也。印輕逢煞,或官印雙全,或身印兩旺而用食傷洩氣,或印多逢財而財透根輕,印格成也。食神生財,或食帶煞而無財,棄食就煞而透印,食格成也。身強七煞逢制,煞格成也。傷官生財,或傷官佩印而傷官旺,印有根,或傷官旺、身主弱而透煞印,或傷官帶煞而無財,傷官格成也。陽刃透官煞而露財印,不見傷官,陽刃格成也。建祿月劫,透官而逢財印,透財而逢食傷,透煞而遇制伏,建祿月劫之格成也。財旺生官者,月令星旺,四柱有官,則財旺自生官;或月令財星而透食神,身強則食神泄秀,轉而生財。財本忌比劫,有食神則不忌而喜,蓋有食神化之也。或透印而位置妥貼者,財印不相礙也。如年干透印,時干透財,中隔比劫,則不相礙;隔官星則為財旺生官,亦不相礙,是為財格成也。何謂敗?官逢傷剋刑沖,官格敗也;財輕比重,財透七煞,財格敗也;印輕逢財,或身強印重而透煞,印格敗也;食神逢梟,或生財露煞,食神格敗也;七煞逢財無制,七煞格敗也;傷官非金水而見官,或生財而帶煞,或佩印而傷輕身旺,傷官格敗也;陽刃無官煞,刃格敗也;建祿月劫,無財官,透煞印,建祿月劫之格敗也。成中有敗,必是帶忌;敗中有成,全憑救應。何謂帶忌?如正官逢財而又逢傷;透官而又逢合;財旺生官而又逢傷逢合;印透食以洩氣,而又遇財露;透煞以生印,而又透財,以去印存煞;食神帶煞印而又逢財;七煞逢食制而又逢印;傷官生財而財又逢合;佩印而印又遭傷,透財而逢煞,是皆謂之帶忌也。成中之敗,亦變化萬端,此不過其大概也。如財旺生官,美格也,身弱透官,即為破格。傷官見官,為格之忌,透財而地位配置合宜,則傷官生財來生官,反可以解,種種變化,非言說所能盡,在於熟習者之妙悟耳。何謂救應?如官逢傷而透印以解之,雜煞而合煞以清之,刑沖而會合以解之;財逢劫而透食以化之,生官以制之,逢煞而食神制煞以生財,或存財而合煞;印逢財而劫財以解之,或合財而存印;食逢梟而就煞以成格,或生財以護食;煞逢食制,印來護煞,而逢財以去印存食;傷官生財透煞而煞逢合;陽刃用官煞帶傷食,而重印以護之;建祿月劫用官,遇傷而傷被合,用財帶煞而煞被合,是謂之救應也。八字妙用,全在成敗救應,其中權輕權重,甚是活潑。學者從此留心,能於萬變中融以一理,則於命之一道,其庶幾乎!


論用神因成得敗因敗得成

沈孝瞻曰:八字之中,變化不一,遂分成敗;而成敗之中,又變化不測,遂有因成得敗,因敗得成之奇。是故化傷為財,格之成也,然辛生亥月,透丁為用,卯未會財,乃以黨煞,因成得敗矣。印用七煞,格之成也,然癸生申月,財,因成得敗也。如此之類,不可勝數,皆秋金重重,略帶財以損太過,逢煞則煞印忌因成得敗之例也。官印逢傷,格之敗也,然辛生戊月,年丙時壬,壬不能越戊剋丙,而反能泄身為秀,是因敗得成矣。煞刃逢食,格之敗也,然庚生酉月,年丙月丁,時上逢壬,則食神合官留煞,而官煞不雜,煞刃局清,是因敗得成矣。如此之類,亦不可勝數,皆因敗得成之例也。其間奇奇怪怪,變幼無窮,惟以理權衡之,隨在觀理,因時運化,由他奇奇怪怪,自有一種至當不易不論。觀命者毋眩而無主、執而不化也。


論用神配氣候得失

沈孝瞻曰:論命惟以月令用神為主,然亦須配氣候而互參之。譬如英雄豪傑,生得其時,自然事半功倍;遭時不順,雖有奇才,成功不易。是以印綬遇官,此謂官印雙全,無人不貴。而冬木逢水,雖透官星,亦難必貴,蓋金寒而水益凍,凍水不能生木,其理然也。冬木,尤為秀氣,以冬木逢火,不惟可以泄身印兩旺,透食則貴,凡印格皆然。而用之身,而即可以調候也。傷官見官,為禍百端,而金水見之,反為秀氣。非官之不畏夫傷,而調候為急,權而用之也。傷官帶煞,隨時可用,而用之冬金,其秀百倍。傷官佩印,隨時可用,而用之夏木,其秀百倍,火濟水,水濟火也。傷官用財,本為貴格,而用之冬水,即使小富,亦多不貴,凍水不能生木也。傷官用財,即為秀氣,而用之夏木,貴而不甚秀,燥土不甚靈秀也。春木逢火,則為木為通明,而夏木不作此論;秋金遇水,則為金水相涵,而冬金不作此論。氣有衰旺,取用不同也。春木逢火,木火通明,不利見官;而秋金遇水,金水相涵,見官無礙。假如庚生申月,而支中或子或辰,會成水局,天干透丁,以為官星,只要壬癸不透露干頭,便為貴格,與食神傷官喜見官之說同論,亦調候之道也。食神雖逢正印,亦謂奪食,而夏木火盛,輕用之亦秀而貴,與木火傷官喜見水同論,亦調候之謂也。此類甚多,不能悉述,在學者引伸觸類,神而明之而已。

按:比、食、財、官、印,乃五行生剋變化之名詞,其義備列宜忌門中。然余為人談命,每多詳言五行,而略論名詞者,何也?蓋木、火、土、金、水之五行,乃有形之物質,與人談論,其理顯然易曉,非比、食、財、官、印之名詞。高深費解也。然欲知五行之真理,必先明調候之道,須熟玩此篇,尤須將五行宜忌門中義理,反復尋思,乃得要領。


論相神緊要

沈孝瞻曰:月令既得用神,則別位亦必有相,若君之有相,輔者是也。如官逢財生,則官為用,財為相;財旺生官,則財為用,官為相;煞逢食制,則煞為用,食為相。然此乃一定之法,非通變之妙。要而言之,凡全局之格,賴此一字而成者,均謂之相也。傷用神甚於傷身,傷相甚於傷用。如甲用酉官,透丁逢壬,則合傷存官以成格者,全賴壬之相;戊用子財,透甲並己,則合煞存財以成格者,全賴己之相;乙用酉煞,年丁月癸,時上逢戊,則合去癸印以使丁得制煞者,全賴戊之相。癸生亥月,透丙為財,財逢月劫,而卯未來會,則化水為木而轉劫以生財者,全賴於卯未之相。庚生申月,透癸洩氣,不通月令而金氣不甚靈,子辰會局,則化金為水而成金水相涵者,全賴於子辰之相。如此之類,皆相神之緊要也。相神無破,貴格已成;相神相傷,立敗其格。如甲用酉官,透丁逢癸印,制傷以護官矣,而又逢戊,癸合戊而不制丁,癸水之相傷矣;丁用酉財,透癸逢己,食制煞以生財矣,而又透甲,己合甲而不制癸,己土之相傷矣。是皆有情而化無情,有用而成無用之格也。凡八字排定,必有一種議論,一種作用,一種棄取,隨地換形,難以虛擬,學命者其可忽諸?


論用神格局高低

沈孝瞻曰:八字既有用神,必有格局,有格局必有高低,財官印食煞傷劫刃,何格無貴?何格無賤?由極貴而至極賤,萬有不齊,其變千狀,豈可言傳?然其理之大綱,亦在有情無情、有力無力之間而已。如正官佩印,不如透財,而四柱帶傷,反推佩印。故甲透酉官,透丁合壬,是謂合傷存官,遂成貴格,以其有情也。財忌比劫,而與煞作合,劫反為用。故甲生辰月,透戊成格,遇乙為劫,逢庚為煞,二者相合,皆得其用,遂成貴格,亦以其有情也。身強煞露而食神又旺,如乙生酉月,辛金透,丁火剛,秋木盛,三者皆備,極等之貴,以其有力也。官強財透,身逢祿刃,如丙生子月,癸水透,庚金露,而坐寅午,三者皆均,遂成大貴,亦以其有力也。又有有情而兼有力,有力而兼有情者。如甲用酉官,壬合丁以清官,而壬水根深,是有情而兼有力者也。乙用酉煞,辛逢丁制,而辛之祿即丁之長生,同根月令,是有力而兼有情者也。是皆格之最高者也。如甲用酉官,透丁逢癸,癸剋不如壬合,是有情而非情之至。乙逢酉逢煞,透丁以制,而或煞強而丁稍弱,丁旺而煞不昂,又或辛丁並旺而乙根不甚深,是有力而非力之全,格之高而次者也。至如印用七煞,本為貴格,而身強印旺,透煞孤貧,蓋身旺不勞印生,印旺何勞煞助?偏之又偏,以其無情也。傷官佩印,本秀而貴,而身主甚旺,傷官甚淺,印又太重,不貴不秀,蓋欲助身則身強,制傷則傷淺,要此重印何用?是亦無情也。又如煞強食旺而身無根,身強比重而財無氣,或夭或貧,以其無力也。是皆格之低而無用者也。然其中高低之故,變化甚微,或一字而有千鈞之力,或半字而敗全局之美,隨時觀理,難以擬議,此特大略而已。


論生剋先後分吉凶

沈孝瞻曰:月令用神,配以四柱,固有每字之生剋以分吉凶,然有同此生剋,而先後之間,遂分吉凶者,尤談命之奧也。如正官同是財傷並透,而先後有殊。假如甲用酉官,丁先戊後,則以財為解傷,即不能貴,後運必有結局。若戊先而丁後時,則為官遇財生,而後因傷破,即使上運稍順,終無結局,子嗣亦難矣。印格同是貪財壞印,而先後有殊。如甲用子印,己先癸後,即使不富,稍順晚境;若癸先而己在時,晚景亦悴矣。食神同是財梟並透,而先後有殊。如壬用甲食,庚先丙後,晚運必亨,格亦富而望貴。若丙先而庚在時,晚運必淡,富貴兩空矣。七煞同是財食並透,而先後大殊。如己生卯月,癸先辛後,則為財以助用,而後煞用食制,不失大貴。若辛先而癸在時,則煞逢食制,而財轉食黨煞,非特不貴,後運蕭索,兼難永壽矣。丙生辛酉,年癸時己,傷因財間,傷之無力,間有小貴。假如癸己產並而中無辛隔,格盡破矣。辛生申月,年壬月戊,時上丙官,不愁隔戊之壬,格亦許貴。假使年丙月壬而時戊,或年戊月丙而時壬,則壬能剋丙,無望其貴矣。以上舉官星為例,余如印畏財破,財懼比劫,食傷忌梟印,意義相同。救應之法,亦可例推矣。

 

卷五

化合刑沖

論十干從化

經云:甲遇己,得辰戌丑未則旺相。乙遇庚,得巳酉丑則掀轟。丙遇辛,得申子辰則奮發。丁遇壬,得亥卯未則清高。戊遇癸,得寅午戌則顯榮。是以五運以五宮為正廟,我入母宮為福德,我入子宮為盜泄,我入鬼宮為刑傷,我入妻宮為財帛。然子能制鬼,不可概作凶言,當以五運深淺,及生剋制化評斷。總之,化氣主體,首重日干,年月時次之,須要日辰得旺氣,始為美備。若得月中旺氣,又得時上旺氣,固妙。若不得月中旺氣,僅得時上旺氣,亦可用。若月日時具得旺氣,則富貴壽考矣。《淵海子平》云:化之真者,名公钜卿;化之假者,孤兒異姓,及此義也。至於干合又得支合者,如甲戌見己卯,甲辰見己酉之類,同在一旬,必須辨其,陽為君陰為臣。君位居上,臣位居下始順,反此則悖逆矣。如甲子見己丑,甲午見己未之類,互見兩旬,謂之夫婦聚會。蓋遭遇有本郡之夫,亦有他郡之妻,故互見兩旬,必須上下和美,貴神贊助,乃妙。若衝破刑煞,則無益矣。

又有轉角進化者,干合中見支辰四角相順連者,如甲辰己巳之類,日時遇此,功名易成。有轉角退化者,干合中見支辰四角逆連者,如甲午見己巳之類,日時遇此,功名不晚得,一切遲緩。有坐下自化者,乃干支暗合,如壬午日,丁祿在午,與壬化合。丁亥日,壬祿在亥,與丁化合是也。戊子、甲午、辛巳、癸巳日同此。然獲福之厚薄,仍當隨八字全體觀之,庶無差誤。

按:化氣有得時失令之不同,如化土於季月為得時,反此皆為失令。化木為亥卯未月,及正月,為得時,反此皆為失令。得時者為真化,失令者為假化。然有真化而經破傷者,不啻真化,此又不可不知。破傷者何?如化土格,而天干間以乙字庚字,暗地化金,盜泄土氣,或間以丁字壬字,暗地化木,損傷土質,即書云:我入子宮為盜泄,我入鬼宮為刑傷是也。資助者何?如化土格,而天干間以戊字癸字,暗地化火,為土之印,或間以丙字辛字,暗地化水為土之財,即書云:我如母宮為福德,我如妻宮為財帛是也。大運宜忌,亦如是論。再參觀五運深淺,生剋制化,則百不失一矣。今人不明此理,但知化氣宜真忌假,而不知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甚至謂真始為化氣,假者不為化氣。尤屬謬妄。殊不知《淵海子平》一則云化之真者,一則云化之假者,此真假同以化言之明證也。《三命通會》泥一陰一陽,夫婦配合,化生萬物之說,謂為一己二甲,一甲二己,皆不能化,只可作妒合論。阜頗不謂然,及觀《神峰通考》從化篇,載肖丞相造:癸巳、丁巳、癸酉、戊午,二癸一戊,作化火格論。又方狀元造:辛亥、辛丑、丙子、己亥,二辛一丙,作化水格論。又李知府造:丁酉、丙午、丁巳、壬寅,二丁一壬,作化木格論。愈覺《通會》之說非是。蓋合則化,不合則不化,既名曰妒合,而又曰不化,有是理乎?如白與黑相和則化為灰,黑與紅相和則化為紫,和即和也。及和矣,而仍以本色目之,雖愚之甚者,亦知為不然,若曰一陰一陽,為盡美盡善之化;一陰二陽,一陽二陰,雖不盡美盡善,而陰陽未嘗不化,則無語病矣。甲子春阜改正。


論十干配合性情與十干合而不合——見《子平真詮》

論刑沖會合解法——見《子平真詮》

論合沖刑穿宜忌——見《滴天髓》



評斷

論大運吉凶

《三命通會》云:夫大運者,人生之傳舍,探命之法,先以三元、四柱、五行生死、格局喜忌,以定根基,然後考究運氣,協而從之,以定平生之吉凶也。蓋根基如木,運氣如春,春無木而不著,木無春而不榮。根基淺薄者,如蒿萊之微,春風潛發,亦能敷茂,惟不得長久。根基厚壯者,如松柏之實,雖經臘雪,亦不凋殘,故先論根基,後言運氣也。凡行運在干,兼用地支之神;在支,則棄天干之物。蓋大運重地支,故有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之稱。大抵損用神者,得運制之;益用神者,得運生之,皆吉,反是則凶。


論行運喜忌——見《子平真詮》

論行運成格變格——見《子平真詮》

論支中喜忌逢運透清——見《子平真詮》


論流年

《三命通會》云:流年者,逐年遊行之太歲也。主一年之禍福,為四時之吉凶,不可不細察之。經云:太歲乃眾煞之主,入命未必為凶,如逢戰斗之鄉,必主刑傷本命。蓋太歲如君也,大運如臣也。君臣和悅,其年則吉;君臣戰斗,其年則凶。經云:歲傷日主,有禍必輕;日犯歲君,見災必重。如庚金太歲剋甲木日主,謂之歲傷日主,猶之君治臣,父治子,上治下,順也,雖有舛誤,必無大害。如甲木日主,剋戊土太歲,謂之日犯歲君,猶之臣殺君,子殺父,下淩上,逆也,雖有理由,亦遭譴責。若五行有救,四柱有情,其禍較減,如甲木日主,剋戊土太歲,四柱原有庚申金,或大運中亦有金制伏甲木,使之不敢剋犯戊土,謂之五行有救。經云:戊己愁逢甲乙,干頭需要庚辛是也。如大運與四柱中有一癸字,與戊相合,謂之四柱有情。經云:壬以癸妹配戊,,凶為吉兆是也。若二字具全,凶反為吉,有一字者,凶半,二字具無,凶不能解。經云:五行有救,其年反必為財;四柱無情,故論名為剋歲是也。又有真太歲,征太歲之說,如甲子日主,逢甲子流年,謂之真太歲,又名轉趾煞,顯官得之,其年必有君臣慶會之喜;士人得之,亦主云程進步。惟必須與大運用神協和乃吉,若值刑衝破害則凶。常人遇之,尤主災訟,如癸巳日主,逢丁亥流年,日主干支沖剋太歲干支,亦曰真,皆主凶禍。如甲子流年,逢甲子大運,謂之歲運並臨,獨羊刃、七煞為凶,財官、印綬乃吉。經云:歲運並臨,災殃立至。此指羊刃、七煞言也。大抵日主犯歲君,五陽干重,五陰干輕。若日主帶二德,太歲值用神,則反有益矣;若天沖地擎,柱中原有,流年再見,亦無大凶。若太歲剋制生時,或生時剋犯太歲,亦主有災,當以子位斷之。真太歲與征太歲義同。


論歲運宮限附

《滴天髓》云:休囚系乎運,尤系乎歲,戰沖視孰降,和好視孰切。

日主譬如吾身,局中之神,譬之舟馬引從之人,大運譬所到之地,故重地支,未嘗無天干。太歲譬所遇之人,故重天干,未償無地支。必先明一日主,配合七字,權其輕重,看喜行何運,忌行何運。如甲日以氣機看春,以人心看仁,以物理看木,大率看氣機而餘在其中。遇庚辛申酉字面,如春而行之於秋,新伐其生生這機,又看喜與不喜,而行運生甲伐甲之地,何斷其休咎也。太歲一至,休咎即顯,於是詳論戰沖和好之勢,而得勝負適從之機,則休咎了然在目。

按:如甲木日主,生春月,局中有金,堪作制木成財之用,此即舟馬引從之人物合格矣。若再逢金土歲運,輔佐用神,此即行舟順水,馬走平堤,而又遇吉人之相,安得不貞祥獲福哉。若局中無金,用神缺乏,歲運又不逢金土,此即未得舟馬引從之功,而有逆流懸岩,所遇非人之險,安得不生災禍哉。若局中無金,而歲運得土金,補其缺點,此破船遇順風,高人來摧手之兆,雖危亦安,不可盡作凶言,舉甲為例,他可類推。

何為戰?

如丙運庚年,謂之運伐歲。若日主喜庚,要丙降,得丙者吉,日主喜丙,則歲不降運,得戊己以和為妙。如庚坐寅午,丙之力量大,則歲運亦不得不降,降之亦保無禍。庚運丙年,謂之歲伐運,日主喜庚,得戊己以和丙者吉;日主喜丙,則運不降歲,又不可用戊己泄助庚。若庚坐寅午,丙之力量大,則運自降歲,亦保無患。

何為沖?

如子運午年,謂之運沖歲,日主喜子,則要助子,又得年之干頭,遇制午之神,或午之黨多,干頭遇戊甲字者必凶。如午運子年,謂之歲沖運,日主喜午,而子之黨多,干頭助子者必凶;日主喜子,而午之黨少,干頭助子者必吉,若午重子輕,則不降,亦無咎。

按:以上兩條,但言大運沖伐太歲,太歲沖伐大運,並未言日主沖伐太歲,太歲沖伐日主,當與《三命通會》論太歲篇,參觀互證,乃為精確。

何為和?

如乙運庚年,庚運乙年則和,日主喜金則吉,日主喜木則不吉,子運丑年,丑運子年,日主喜土則吉,喜水則不吉。

何為好?

如庚運辛年,辛運庚年,申運酉年,酉運申年,則好。日主喜陽,則庚與申為好,喜陰,則辛與酉為好,凡此皆宜類推。

按:以上斷命流年宜忌之理,條分縷晰,不難玩索而知。至於宮限宜忌,諸書皆未詳言,世人每多不察,殊不知命宮系一生榮枯,小限系一年之休咎,豈可不重視之耶。如丙火夏生,喜水濟之,八字中水無一點,恰逢命宮之壬水子水,補其缺乏,則一生受益無窮矣。如小限逢戊土剋之,或午火沖之,則一年不幸矣。又如庚金秋生,喜火煉之,八字中僅有一點丁火,或巳火,堪作用神,恰逢命宮之癸水剋之,或亥水沖之,則一生困難多矣。如小限逢午逢申,即可助用神之丁,合神之巳,籍生化剋,籍合解沖,則一年利達多矣。舉此一例,不過略言大概,其中神奇變化,不可思議,要在智者細心體驗之。


論小運

《三命通會》云:夫小運者,補大運之不足而立名也。然必須先詳八字衰旺喜忌,然後與大運及用神互相較量,吉凶乃定。至於幼童未交大運,尤宜用此法衡之。大致行死絕煞旺之宮,多主危難;行長生臨官之地,多主安寧耳。


論貞元

《滴天髓》云:造化起於元,亦止於貞。再肇貞元之會,胚胎嗣續之機。

三元皆有貞元。如以八字看,以年為元,月為亨,日為利,時為貞。年月吉者,前半世吉,日時吉者,後半世吉。以大運看,以初十五年為元,次十五年為亨,中十五年為利,後十五年為貞。元亨運吉者,前半世吉,利貞運吉者,後半世吉,皆貞元之道。然有貞元之妙存焉,非特絕處逢生、北盡東來之意也。至於仁之壽終矣,而既終之後,運之所行,果所喜者歟?則其家必興;果所忌者歟?則其家必替。蓋以父為貞,子為元也。貞下起元之妙,生生不息之機。予著此論,非欲人知考之年,而示天下萬世,實所以驗奕世之兆,而知數之不可逃也。學者勖之!

按:餘每觀一種困厄之士,甫行好運,而即病逝,甫掌握兵柄,而即陣亡。及其逝後,往往子孫發達,聲名洋溢,世人聞之,莫不有才到榮華壽有終之憾。而余亦百思莫知其故,及讀此論,疑義乃明。繼又讀紀文達《閱微草堂筆記》,載常見一術士云,凡陣亡將士,推其死綏之歲月,運必極盛,蓋盡節一時,垂名千古,馨香百世,榮逮子孫,所得有在王侯將相之上者故也。於是而益信貞元之論,具有至理,發前人所未發也。


六親


論六親

《滴天髓》云:夫妻因緣宿世來,喜神有意傍天財。

按:妻與子一也,局中有喜神,一生富貴在於是,妻子在於是。大率依財看妻,如喜神即是財神,其妻美而富貴,喜神與財神不相妒忌,亦好,否則剋妻,或不美,或欠和。然看財神,又有活法,如財神薄,須用助財。財旺身弱,又喜比劫,財神傷印者,要官星。財薄官多者要傷官。財氣未行,要衝者沖,瀉者瀉。財氣流通,要合者合,庫者庫。若財神瀉氣太重,比劫太露。及身旺無財者,必非夫婦全美也。至於財旺身強,必富貴而妻妾。用者當審辨其輕重如何。

子女根枝一世傳,喜神看與殺相連。

按:大約依官看子,如喜神即是官星,其子賢俊。喜神與官星不相妒亦好,否則無子,或不肖,或有剋。然看官星又須活法,如官輕要助官,煞重身輕,又須印比,無官只論財。若官星阻滯,要生扶沖法,官星洩氣太重,須合逢助。若煞重身輕而無子者,必多女。

父母或降與或替,歲月所關果非細。

按:子平之法,以偏財為父,以正印為母,而斷其吉凶,十有九驗。然看歲月為緊,歲氣有益於月令者,及歲月不傷夫喜神者,父母必昌。歲月財氣斫喪於時支者,先剋父;歲月印綬斫喪於時支者,先剋母。又須活看局中大勢,不可專泥財印論,中間隱隱露露,其興旺之機,不必在財印,看生財、生印,與財生、印生之神,而損益舒配,並及陰陽多寡之論,無不驗矣。

兄弟誰廢與誰興,提用財神看重輕。

按:敗財、比肩、羊刃皆兄弟也。要在提綱之神,與財神喜神,較其輕重。財官弱,三者顯其攘奪之跡,兄弟必強;財官旺,三者其助主之功,兄弟必美;身與財官兩平,三者伏而不凶,兄弟必貴;比肩重而傷官財煞亦旺者,兄弟必富;身旺而三者不顯,有印,兄弟必多;身旺而三者又顯,無官,兄弟必衰。


論宮分用神配六親——見《子平真詮》

論妻子

《子平真詮》云:大凡命中吉凶,於人愈近,其驗益靈。富貴貧賤,本身之事,無論矣,至於六親,妻以配身,子為後嗣,亦是切身之事。故看命者,妻財子提綱得力,或年干有用,皆主父母身所自出,亦自有驗。所以提綱得力,或年干有用,皆主父母雙全得力。至於祖宗兄弟,不甚驗矣。以妻論之,坐下財官,妻當賢貴;然亦有坐財官而妻不利,逢傷刃而妻反吉者,何也?此蓋月令用神,配成喜忌。如妻宮坐財,吉也,而印格逢之,反為不美。妻坐官,吉也,而傷官逢之,豈能順意?妻坐傷官,凶也,而財格逢之,可以生財,煞格逢之,可以制煞,反主妻能內助。妻坐陽刃,凶也,而或財官煞傷等格,四柱已成格局,而日主無氣,全憑日刃幫身,則妻必能相關。其理不可執一。既看妻宮,又看妻星。妻星者,干頭之財也。妻透而成局,若官格透財、印多逢財、食傷透財為用之類,即坐下無用,亦主內助。妻透而破格,若印輕財露、食神傷官、透煞逢財之類,即坐下有用,亦防刑剋。又有妻透成格,或妻宮有用而坐下刑沖,未免得美妻而難偕老。又若妻星兩透,偏正雜出,何一夫而多妻?亦防刑剋之道也。至於子息,其看宮分與星所透喜忌,理與論妻略同。但看子息,長生沐浴之歌,亦當熟讀,如“長生四子中旬半,沐浴一雙保吉祥,冠帶臨官三子位,旺中五子自成行,衰中二子病中一,死中至老沒兒郞,除非養取他之子,入墓之時命夭亡,受氣為絕一個子,胎中頭產養姑娘,養中三子只留一,男子宮中子細詳”是也。然長生論法,用陽而不用陰。如甲乙日只用庚金長生,巳酉丑順數之局,而不用辛金逆數之子申辰。雖書有官為女煞為男之說,然終不可以甲用庚男而用陽局,乙用辛男而陰局。蓋木為日主,不問甲乙,總以庚為男辛為女,其理為然,拘於官煞,其能驗乎?所以八字到手,要看子息,先看時支。如甲乙生日,其時果系庚金何宮?或生旺,或死絕,其多寡已有定數,然後以時干子星配之。如財格而時干透食,官格而時干透財之類,皆謂時干有用,即使時逢死絕,亦主子貴,但不甚繁耳。若又逢生旺,則麟兒繞膝,豈可量乎?若時干不好,子透破局,即逢生旺,難為子息。若又死絕,無所望矣。此論妻子之大略也。

按:《滴天髓》與《子平真詮》論六親法,由常而變,參伍錯綜,學者固宜細讀。然子平之常法,亦不可不知,如以五行生剋論偏財旺者主父壽;比劫重者主父喪;正印有氣者主母壽;財旺破印者主母喪;比肩劫財旺者雁行眾;正官七煞盛者昆仲希;正財得令,官煞有權,男命則妻賢子盛;疊逢比、刃、傷、食者,則又有鼓盆喪明之痛。官煞不雜,而有精神,傷食不繁,而居旺相,女命則夫榮子貴;重見傷、食、梟、印者,則又有敬薑器夫器子之悲,此皆理之自然者也。又有以四柱次序論者,年為根,為祖宗,月為苗,為父母,日為花,為己身與妻宮;時為實,為子宮。年、月值用神佔優勢,而不犯空亡沖剋刑破者,必叼祖宗父母庇蔭。日時值用神佔優勢,而不犯空亡沖剋刑破者,自身固多建設,而妻和子貴,尤不待言,反是則不足觀矣。


婦幼

論女命——見《地天髓》

論童造

《滴天髓》云:論財論殺論精神,四柱和平易養成,氣勢攸長無削喪,殺關雖有不傷身。

財神不党七殺,主旺精神貫足,干支安頓和平。又要看氣勢,如氣勢在日主,而日主雄壯者;氣勢在財官,而財官不叛日主;氣勢在東南,而五七歲之前,不行西北;氣勢在西北,而五七歲之前,不行東南。行運不逢前喪,此為氣勢攸長,雖有關殺,亦不傷身。

按:觀童造之成立與否,其要訣在“主旺,精神貫足,干支安頓、和平。”二句,然有主旺而精神暴露者,太過也,非貫足也。主弱而精神敗脫者,不及也,非和平也,皆難成立。太過者,行剝削歲運;不及者,行生扶歲運,乃主成立,此又不可盡泥。


雜說

論雙生

錢塘舒繼英《乾元秘旨》云:雙生之別,命主太旺,幼者勝;命主太弱,長者勝;命主不旺不弱,長幼略同。


論平常命

《乾元秘旨》云:大吉大凶之命,一望而知,易於推算。若中庸之輩,只可斷其大概。必謂當為某等人,不作某等業,抑知士農之子,長為士農;工商之子,長為工商耶。


論富貴命

《乾元秘旨》云:一日不過十二時,所產何止數萬人,雖五方風土不齊,要亦大率相類。凡大富大貴之命,往往世不偶生,而貧賤者恒曾見疊出,何歟?蓋天地之精華,獨醞釀於此一日,發洩於此一時。辟諸祥麟彩鳳,原不多見,若泛泛化生於陰陽五行之內,不啻吠犬鳴雞。何地無之。

按:大富大貴之命,往往世不偶生,而貧賤者恒曾見疊出,此數語誠為確論,足補古人之不逮。然間有同一八字,而富貴貧困迥異者,此變格也,不可以常法衡之。其理由備列《星命十家》常變篇,茲再節錄先賢所記事實二條於後,俾可參考。

紀文達《閱微草堂筆記》云:……餘當以聞見最確者,反復深思,八字貧富貴賤,特大如是,其間乘除盈縮,略有異同。無錫鄒小山先生夫人,與安州陳密山先生夫人,八字干支並同。小山先生,官吏部侍郎,密山先生,官貴州布政,均二品也。論爵,布政不及侍郎之尊;論祿,則侍郎不及布政之厚,互相補矣。二夫人並壽考,陳夫人早寡,然晚歲康強安樂;鄒夫人白首齊眉,然晚歲喪明,家計亦薄,又相補矣。此或疑地有南北,時有初正也。余第六侄,與奴子劉云鵬生時,只隔一牆,兩窗相對,兩兒並落草,非惟時同刻同。侄只十六歲而夭,而奴子今尚在,豈非此命所賦之祿,只有此數,侄長生富貴消耗先盡,奴子長生貧賤,消耗無多,祿尚未盡耶。盈虛消息,理似如是,俟知命者,更詳之。

(略錄)制軍與其中軍八字相同,是日生人皆貴,因制軍生於牢獄,得貫索星對照命宮,更主榮顯。某君算命者都算為乞丐命,而其人奮志攻讀,登甲第,放知縣,擢郡守。後欽天監精於算命者,算得其生日有文曲星高照,天廚化解,若再生於文明之地,必貴。果其母避難他鄉時,值日暮,將欲分娩,而棲之無地,因於欞星門左產焉。兒之貴,果為是歟,命之理微矣。


論時刻及夜子時與子時正不同

萬育吾曰:晝夜十二時,均分百刻,一時有八大刻,二小刻。大刻總九十六,小刻總二十四,小刻六,准大刻一,故共為百刻也。上半時之大刻四,始曰初,初次初一,次初二,次初三,最後為小刻為初四。下半時之大刻亦曰四,始曰正,初次正一,次正二,次正三,最後小刻正四。若子時,則上半時在夜半前,屬作日,下半時在夜半後,屬今日。亦猶冬至得十一月中氣,一陽來後,為天道之初耳。古曆每時以二小時為始,乃各繼以四大刻,然不若今曆之便於籌策也。世謂子午卯酉各九刻,餘皆八刻,非是。《星平大成》云:余初不明一夜字,詢諸監中友人始知。子正者,今日之早,非作日之晚也。夜子者,今日之夜,非今日之早也。觀十二生肖陰陽可知,牛兔羊雞豬屬陰,其蹄爪雙偶,蛇陰甚,不見足。虎龍馬猴犬屬陽,其蹄爪單奇,獨鼠前兩隻腳屬陰,四爪,後兩隻腳屬陽,五爪,故夜子時屬陰,而子時正屬陽。如康熙辛未年十二月十七夜子時立春,十七亥時末刻,尚未立春,若不知此,必差訛一年矣。

按:假如甲寅年,正月初十,辛酉,夜子時立春,其人正月初十日,午後九點後,十一點前,亥時生,即作癸丑年,乙丑月,辛酉日,己亥時推。如在初十日,午後十點後,十二點前,夜子時生,即作甲寅年,丙寅月,辛酉日,庚子時推。(用壬日起庚子時。)所謂今日之夜,非今日之早也。如在初十日,午後十二點後,一點前子時正生,即作甲寅年,丙寅月,壬戌日,庚子時推,所謂今日之早,非昨日之晚也。若夫推行運之零借,命宮之過氣,尤當知此。


定寅時法

定日出日沒時法

定月出月入法

看日定時法

看日定時之圖

看月定時法——(以上五篇略)


論男女合婚

西溪逸叟曰:男女合婚之說,由來久矣。男家擇婦,看夫子二星,蓋夫幸子益,其福必優也。女家擇夫八字貴得中和之氣,蓋不偏不依,其壽必長也。若男命比肩、劫財重者,必擇女命食神、傷官重者配之;女命食神、傷官重者,必擇男命比肩劫財重者配之,始可琴瑟和諧,子嗣繁衍。若泥於俗書所載,不論命之何如,僅觀男女生年之三元九宮,而謂生氣、天乙、福德為上婚,絕體、遊魂。歸魂為中婚,五鬼、絕命為下婚,牽合非論,毫無義理,豈不誤人良緣耶?至於骨髓破、鐵掃帚、六害、八敗、狼藉、飛天、大敗、孤寡等煞,但以人之所生年支,硬配日月支一字,尤為謬妄。夫以年、月、日、時干支八字,及五行生剋,論人吉凶,猶虞不足,豈可棄日時等六字,只論年月二字,即可判斷災祥乎?他如進財、退財、望門鰥、望門寡、夫多厄、妻多厄,種種名目,只以生年納音所屬之金、木、水、火、土硬配一字,荒誕不經,更無庸深辨矣。

按:男家擇婦,貴看夫子二星,女家擇夫,貴得中和之氣,此二語,乃合婚之要法。然看夫星,不可泥正官,而日主平正者,因以官、煞為夫星。官煞盛,而日主衰弱者,又當以傷食為夫星。官煞缺,或官煞衰,而日主盛者,又當以

財為夫星。若食神傷官不弱,而日主有氣者,因食傷為子星也。食傷盛,而日主衰者,又當以梟印為子星。參伍錯綜,其法不一,豈可見傷官即云妨夫,見梟神即去剋子也。至於中和之氣,尤難辨別,即能辨別矣,其義太狹,中選頗難,必須統觀命運,乃無遺憾。若但觀八字,五行不缺,財、官、印、食勢力平均,即謂得中和之氣,吾恐壽元雖高,究不免失之平庸,斷難顯揚。試問此等命,擇夫婿者,亦何取焉,若夫日主衰者為不及,日主盛者為太過,似皆失中和之氣矣。然日主衰,而得比劫印綬之大運者,不可以不及論,當以得中和之氣言也。日主盛,而得財官之大運者,不可乙太過論,亦當以得中和之氣言也。人之命運大都類比,其清純者,則富貴壽考;其次者,亦名利兼優;其最次者,亦身傢俱泰。擇夫婿者,能得此造,豈非大幸福耶。至於男命比肩、劫財重者,擇女命傷官、食神重者;女命傷官、食神重者,擇男命比肩、劫財重者配之。似合正理,然按五行,每多抵觸。不若以男女命之五行,斟酌損益,以決從違。如男命木盛亦金者,得女命之剛金補之,則為盡美。得土生金者亦佳。得火者,較次。得水木者,則無取矣。如女命金剛喜火者,得男命之烈火助之,則為盡美。得木生火者,亦佳。得水者較次。得金土者,則無取矣。餘仿此。若夫三元九宮,上中下婚,及骨髓破、鐵掃帚,諸般惡煞之說,毫無義理,萬不可信。西溪先生辟之甚是。《協紀辨方》書載明刪除,亦本此說,學者宜參觀之。


卷六

先賢名論

子平源流考

明通賦

元理賦

氣象篇

五行生剋賦

六神篇

碧淵賦

玄機賦

形象論

方局論

八格論

體用論

清濁論

真假論

寒暖燥濕論

論蓋頭

論陰陽生剋

論十干有得時不旺失時不弱

論外格取捨

論時說拘泥格局

論雜格

論星辰無關格局

以上各篇錄自《星平會海》、《三命通會》、《淵海子平》、《子平真詮》、《神峰通考》《滴天髓》。此處省略。


卷七

潤德堂藏稿——為推命範例

為某君推

戊子乙卯戊戌甲寅

安命癸亥

初二丙辰十二丁巳廿二戊午卅二己未四二庚申五二辛酉六二壬戌七二癸亥

戊屬中央之土,生二月,春氣秀瀉,萬物發生,土之功用,可謂大矣。惜甲寅與乙卯齊逢,木盛又嫌土衰,必須火以生土,金以制木,而後乃為完全。今觀八字,金與火皆暗藏,其力太微,以致椿庭先逝,功名無成,然堂棣聯三,權力早握,亦辛事也。二十七歲前,損益各半。二十八歲八月十六日,交午運,第一二年,猶未盡佳,宜善處之。三十歲丁巳,至三十二歲己未,外華美,內喜慶,快哉快哉。三十三歲交己運上層樓開眼界矣。三十八歲交未運,災耗。四十三歲交庚運,接申運,至樂無憂。五十三歲外,靜居為是。妻遲,子一。

肖註:本命官煞混雜,身弱無印,《滴天髓》對該類命的批斷範例是:戊午己未壬申辛亥

庚申辛酉壬戌癸亥甲子乙丑

此造官殺並旺當令,喜日坐長生,時逢祿旺,足以敵官擋殺。坐下印綬,引通財殺之氣,運走西北金水之鄉。所以少年科甲,裕經綸於管庫,人推黼黻之工,乘撫宇於催科,世讓文章之煥。

任氏曰:官殺混雜者,富貴甚多。總之殺官當令者,必要坐下印綬,則其殺官之氣流通,生化有情:或氣貫生時,亦足以扶身敵殺。若不氣貫生時,又不坐下印綬,不貧亦賤。如殺官不當令者,不作此論也。

由此觀之,本例巳午未應為美運,庚申運較差,且官煞混雜而當令,則其太旺,若行食傷運強制之,為以弱制強,只能觸其怒耶,恐欠佳,那來得至樂無憂?看來,袁批命也僅此而已。不過,通過本書可以看出袁知識淵博,對命理的基本理論概念考證精確,但無甚發揮。不過,令人不解的是,袁何以算的該人僅有一子?

本卷共錄三十三命造,由上造可見袁批命技藝之一斑。其餘不錄。

 

卷八

星家十要

學問

長安趙展如中丞序《自評真詮》云:星命雖為小道,而所系大焉。近世術士,為糊口計,莫能深究其理,故學術多不精。學術不精,則信者寡。信者寡,則非分之營求愈熾,而安命者愈稀。君子憂之,觀此可知學問之道,貴乎深究其理。然欲深究其理,宜多讀書。不僅宜多讀星命書,凡經、史、子、集,有關於星命學者,亦宜選讀。既增學問,又益身心。用之行道,則吉凶了然,批談不俗;用以律己,則行藏合理,人格自高。有心斯道者首當知此。

另有:常變、言語、敦品、廉潔、勤勉、警曆、治生、濟貧、節義共十篇。其餘九篇不錄。


星命事實叢談

……《東坡志林》云:退之詩云,我生之辰,月宿直斗。乃知退之磨蠍為身宮,而仆乃以磨蠍為命,平生多得謗譽,殆是同病也。……


命理探源補遺

論流年神煞及月建吉凶

《古歌》云:

太歲劍鋒伏屍同,二曰太陽並天空,

三是喪門並地喪,四為勾絞貫索同,

五值官府聯五鬼,六逢死符小耗從,

七見歲破與大耗,八臨暴敗天厄宮,

九應飛廉白虎位,十來捲舌福星宗,

十一天狗吊客患,十二病符且莫逢。

以生年為主,每句一位,以次順排,假如今年甲子流年,即以子起太歲、劍鋒、伏屍,丑起太陽、天空,寅起喪門、地喪,卯起勾絞、貫索,辰起官符、五鬼,巳起死符、小耗,午至亥,仿此推,餘年同。

按:流年神煞古歌,共十二句,應十二支,載在《神峰通考》及《星平會海》等書。然凶煞有十之九,吉神僅十之一,其不適用可知。今人固執此說,輒謂人之命宮,如值流年吉神,其年則福,值凶煞,其年則禍。又謂小限起生月,逆行十二位,值吉神,其月則吉;值凶煞,其月則凶。舍干支五行生剋之理,而惟務此虛文,宜其毫無效驗,貽譏大雅,故此篇不列於神煞門,而評斷門,又但論宮限之向背理由者,蓋欲革除此俗習也。茲因友人函詢,特補錄之。


古今地名異同歌訣

浦二田《釀蜜集》云:

冀為直北與山西,青兗上東國是齊,

徐揚連跨兩江浙,湖廣荊州楚所基,

豫屬河南洛陽地,梁為滇蜀雍陝西,

更增福建號八閩,百粵分作廣東西,

貴州是漢藏戈郡,古今名號多參差。

按:卷四論九州分野宜忌篇,所言九州,曰冀、青、兗、徐、揚、荊、梁、雍、豫、乃夏制也。


化氣五行生剋名詞表

日主橫推甲作戊,乙作辛,丙作壬,丁作乙,戊作丙,己作己,庚作庚,辛作癸,壬作甲,癸作丁

化劫財己庚辛壬癸甲乙丙丁戊

化食神庚辛壬癸甲乙丙丁戊己

化正財辛壬癸甲乙丙丁戊己庚

化七煞壬癸甲乙丙丁戊己庚辛

化正印癸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

化比肩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化傷官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甲

化偏財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甲乙

化正官丁戊己庚辛壬癸甲乙丙

化偏印戊己庚辛壬癸甲乙丙丁

凡遇化氣之命,先將日主化出正五行,如日主為甲,與己作合,則甲旁書作戊字,蓋甲己化土,甲屬陽,當為陽土,戊即正五行之陽土也。然後將年月時之天元次弟化出,以之配戊,看當屬何名詞,如見甲為比肩,見乙為傷官之類。支藏人元,亦如是推,惟日主遇己庚者,仍作己庚論。試再列式於下以明之。

某武員外造

化比

甲申

化食煞印

化劫

己巳

化食財印

日主

作戊

甲子

化印

化劫

己巳

化食財印

初七庚午,十七辛未,廿七壬申,卅七癸酉,四七甲戌,五七乙亥,六七丙子,七七丁丑。


吳君造

化印

甲戌

化傷財煞

化劫

乙亥

化財印

日元

作庚

庚午

化財印

化食

丙子

化官

初九丙子,十九丁丑,廿九戊寅,卅九己卯,四九庚辰,五九辛巳,六九壬午,七九癸未。

以上所陳,僅就化氣生剋名詞而言,至看命之法,不可盡拘於忌官煞,喜財印之說,蓋有常有變,生剋制化,亦如正五行之變化無窮,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也。


心算命宮法

凡推命宮,須以生月,(如過中氣,作次月之數推。)生時之數合算,(寅一、卯二、辰三……丑十二)得十四為本位。如月時之數,不滿十四者,當加之,(加之十四為止)即以所加至數為某宮,如加滿十四數者,當加至二十六為本位,即以所加之數為某宮。若推小限,須以命宮之數,與生年之數合算,再減本流年之數,即以所餘之數為某限。如命宮與生年之數合算,再不足減本流年之數者,當再加十二。若減本流年之數二有餘者,當再減十二,均以所餘之數為某限。


星命之學,通人未必習,習之者未必皆通。人以其書或有文無訣,或有訣無文,究其訣與文,又類失之鄙俚,俗積學之士,不得其訣。遂厭其文,遊食者流,不講其文,專秘其訣,故學者難之。袁君是書,舉前人之訣,悉發其秘,窮源竟委,了無餘蘊,雖無師傳,可以執卷而求,不致恍惚迷離,如墜五里霧中,茫然不知崖岸,其加惠後學,豈淺鮮哉。至文章淵雅,議論明通,滌盡鄙俚俾俗之跡,俾俗士讀之,絕無扡格之弊;通人讀之,益相賞於牝牡驪黃之外者,又其餘事也。丙辰八月,蜀南劉漢光緝熙甫謹跋